您的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人妻和小妖
人妻和小妖
第二天,王珺跟陈东在床上缠绵到了十点多,小姑娘初尝人事,早上醒来的
时候看到陈东跨间的勃起,居然丢下了羞怯,主动将阴茎含进嘴里。陈东在睡梦
中被她弄醒,自然不会客气,略略地爱抚之后,便翻身上马,又一次地进入了王
珺的身体。

  刚进去的时候,还是有点疼,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加强烈的快感,陈东等她进
入状态之后,换成了后入式,这种姿势令王珺更加兴奋。

  他竟然让自己像狗狗一样跪在床上,对着他翘起屁股,太羞人了!哇,他抓
着我的屁股,好用力啊!还在打,他居然在打我的屁股!太过份了!可是又好喜
欢。

  陈东的撞击令王珺撑不住了,上身伏在床上,屁股翘得更高了,这种带着被
羞辱,被征服的刺激令她很快达到了高潮,陈东却没停下,继续抽送着。

  与娟儿的浪叫不同,王珺高潮时的呻吟更像是哭泣,看着小姑娘瘦弱的身子
趴在身前,听着她楚楚可怜的哭泣声,陈东欲望被激得更加强烈,抽送和撞击也
越来越激烈。

  王珺开始不适应了,这个姿势对尿道的刺激很大,睡了一夜她本来就憋着,
又不好意思说出口。可陈东的力度还在加大,一下下的撞击着,尿意越来越强烈,
王珺有心让陈东停下,可强烈的快感却让她迷失,终于,她失控了,哆嗦着,痉
挛着,尿液一阵阵的从尿道中涌出。

  陈东感觉到了,低下头,看着一阵阵的水流从两人结合的部位涌出,开始还
不知道是她是失禁,以为是高潮的爱淫,张青高潮的时候也这么喷过两回,正惊
叹着小姑娘不得了啊,居然会潮吹!可接下来王珺彻底失控了,温热的水柱一泄
如注,这才意识过来。可这却让他愈发的兴奋,动作也更大了。

  王珺把脸埋进床单,大脑一片空白,自己居然会尿床!还是在相对清醒的时
候,这还怎么见人啊,这时她是真的哭了,哭声里有撒娇,有羞耻,有委屈。

  陈东兴奋之下,没有管她,抓着她的腰,继续猛烈地撞击着,直到王珺的哭
声止住,又在迷失中达到高潮,才抽出阴茎,抵着她粉嫩的肛门,射出一片狼藉。

  床单被打湿了一大片,小姑娘再清纯,尿液也是有味道的,床上自然是不能
呆了,陈东抱起这具已经瘫软的娇弱身子,去了卫生间。

  王珺现在完全不知所措,像受到惊吓的小猫一样,缩在陈东的怀里,刚才高
潮的快感拌着失禁的那种别样畅快,在羞耻之余却令她兴奋得快要晕撅。真是太
可怕了,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居然会趴在床上撒尿,而且现在居然还在回味刚
才的感觉。

  「小宝贝,刚才你的样子好可爱啊,还能一边高潮一边尿尿,我真的好喜欢,
爱死你了!」陈东笑着吻了吻她的鼻子。

  「啊……你还说,都怪你!用那种姿势,一进去人家就忍不住了……怎么办
啊!床上都打湿了。」王珺把脸埋进他的怀里,娇羞地埋怨着。

  「怕什么,洗洗就得干净了呗,好多女人都这样的,你娟姐在家里的时候也
这样过啊。」娟儿还确实在床上失禁过,当然是用器具达到的,当时也把小妖精
吓坏了。

  「真的吗?」

  「恩,没事的,尿尿怕什么,我们还尝过对方的尿呢,两个人在爱爱的时候,
弄一点出格的事出来才更兴奋,更好玩嘛!」

  「啊……还尝啊!好恶心啊!」

  「呵呵,这有什么恶心的,两个人相爱才会这样啊!」

  王珺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娟儿那么美丽大方,也会做出这种羞人的
事吗,不过自己也是这样啊,在相爱的人面前这样出格,感觉真的很甜蜜啊。

  「好了,别多想了,你先洗澡,我去换床单。」陈东在王珺的屁股上拍了一
下,出了卫生间。

  …………

  周未的两天,王珺跟陈东除了吃饭,就是粘在家里,床上,客厅,疯狂的做
爱,从房间做到客厅,再到厨房,卫生间,阳台。

  她放开了身心,沉沦在欲海里,做着平日里完全不敢想像的事情。让陈东射
在嘴里,将精液吞下,在卫生间蹲在马桶上,让陈东看着她尿尿,甚至在半夜里,
光着身子在楼道里做了一次,小姑娘紧张得浑身发抖,高潮却比任何一次更加强
烈。

  可是,快乐总是短暂的,分别的时候还是到了。家里其实早就在催她了,只
是她一直拖着,她不甘心。但是现在,心愿得偿,最宝贵的已经给他了,似乎没
有什么缺撼了,再留下来,她不敢保证自己还舍不舍得离开。

  离别总是伤感的,陈东请了一天假,叫上了玉玉一起送到了机场,王珺空着
手,什么都没带,说这里的一切就让它们全都留在这里吧。

  小姑娘一路都在笑,说着这两年她的开心,快乐,陈东陪着她傻笑,玉玉静
静地坐在一边,眼睛却红了。

  时间到了,登机口前,王珺抱着陈东,微笑着说:「替我跟娟姐说句对不起,
还有……谢谢你!」

  陈东抚着她的长发,柔声说着:「傻丫头,该说谢谢的是我,该说对不起的
也是我。」

  「嗯,不用伤心,我现在很快乐,而且我现在觉得结婚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的事了。」

  「是啊,将心比心,先试着跟他好好相处。当然……如果实在是合不来,也
不用委屈自己,你随时可以回来,你那个房子我会一直租着,这里永远有你的一
个家,知道吗?」

  「嗯,放心吧,我会好好的!」王珺点点头,笑着说:「到时候你可要去喝
我的喜酒。」

  「一定会去的。」

  王珺在他嘴上吻了一口,笑着离开,又抱住玉玉,轻声说:「你也要好好的,
好吗?」

  「我会的。」玉玉眨着眼,很肯定的说。

  …………

  送走了王珺,两人坐车回家,一路上都没说话,玉玉闭着眼睛假寐,陈东也
是怅然若失,尽管结局早已注定,但亲手送走自己喜欢的女人,依然令他无力。
跟王珺捅破这层窗户纸,受伤的可不仅仅是王珺,做为男人,也会心疼,也会难
受。

  这个月,对于陈东来说,发生了太多事,先是娟儿出轨了,两人第一次伤害
了对方,然后原谅,或是某种升华。再然后,张青,玉玉,王珺,一个接一个的
出现,都是这么美丽的女人,也都是善良的,可爱的。他稀里糊涂地周旋于其间,
好像不是为了欲望,更多的是爱怜,似乎还有责任?

  责任,我应该有责任吗?陈东问着自己,看着身边的玉玉,突然觉得自己挺
可笑,真当自己的情圣啊,什么都往身上拉,陈东自嘲地叹了口气。

  玉玉查觉到了他的目光,看着他,脸上现出些关切,她知道陈东现在不好受,
可安慰人的话她又不会说,只能对着他温柔的笑笑。

  「赵墨这两天打过电话吗?」陈东开口问着。

  玉玉的笑容敛去了,摇摇头。

  陈东叹了口气,一阵无奈,这小子,还真做得出来。

  车倒了小区,陈东看看时间,差不多中午了,便招呼玉玉一起在外面吃了饭,
再将她送回家。

  只略略坐坐,陈东便告辞了,刚跟王珺分别,虽说看着玉玉又是孑然一身也
有不忍,但终究是没那心情,玉玉也没留他,似乎还松了口气。

  回到家,躺到床上,在枕头发现了几根王珺的长发,房间里也似乎还残留着
她的味道。心里突然一下子空荡荡的,没着没落。

  拿着手机给娟儿打过去,这个时候也只能找他的小妖精,娟儿已经回了新店
那边,也在正在吃饭。

  「老公,怎么了?」娟儿听出他情绪不高。

  「没什么,就是想你了。」

  「啧啧啧!你还有功夫想我啊!小美女呢?」娟儿起身,离开了饭桌。

  「回家了,刚把她送走。」

  「哦,哎……」娟儿叹了口气,柔声说:「老公,是不是很难过?」

  「有一点吧。」

  「不许难过!你还有我呢,对不对。」

  「老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陈东对娟儿涌起了依恋。

  「快了快了,国庆节开业,顺利的话,我估计四五号就能抽身了。」

  「那要是不顺利呢?」

  「开什么玩笑,你老婆出马,能不顺利吗?」娟儿说得信心满满。

  陈东笑了,小妖精总是这样,让人生不出担心,笑着说:「那是那是!我老
婆多厉害啊!」

  「就是嘛!要对你老婆有信心!」

  「恩!太有信心了,啊……那个……你跟那个怎么样了。」陈东想起江华。

  「不知道。」娟儿摇摇头,沉吟着说,那一天和江华疯狂的释放之后,两人
再在一起时,却更多的只像是朋友了,当然还是会很亲密,但那种心跳的感觉似
乎慢慢地找不到了。

  陈东问道:「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娟儿向不远处的饭桌看过去,江华也正看过来,两人相视一笑,很坦然,很
温馨。

  「就是……越是跟他在一起,就越想你,对他的感觉好像越来越淡了。老公,
你是对的,这种光明正大的出轨,只会让我更爱你,我只是出来玩了一会,现在,
好像有点累了,我的心想回家了。」

  「是吗?那欢迎你的心回来,宝贝。」

  娟儿微笑着说:「恩,老公,我回来了,我爱你!」

  「我也爱你,宝贝。」

  「可是,我又觉得不公平,就算王珺走了,可你还有张青啊。」娟儿的嘴又
翘起来了。

  陈东笑着说:「你也还有婉如啊,再说了,张青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你不也
一样喜欢她吗。」

  「去去去!讨厌!」娟儿娇嗔着啐道,又接着问:「对了,玉玉呢?」

  「早上一起去送的王珺,回家了。」

  「哦,老公,这两天我也想了好久,玉玉真的挺可怜的,你要能帮就帮帮她
吧。」

  「哎,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就跟你对我说的那样啊,顺其自然,按你的本心,玉玉那么美,我就不信
你不会对她动心。」

  「那你不会吃醋啊!」

  「当然会了,可是,我对自己有信心,我知道你最爱的是我,对不对?」

  「嗯,当然了,什么女人都比不上我的小妖精。」

  「那是!姐是什么人啊!千年道行的小妖精,咯咯……好了好了,你只要记
着,你的娟儿永远爱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我的心就在你这里,知道吗!」

  「嗯,宝贝,谢谢你。」

  「那我先挂啦,今天事多,晚上有空再打给你。」

  跟娟儿的一通电话,让陈东的心情好了不少,起身冲了个凉水澡,回到房里,
倒头便睡,再醒来时,天已擦黑。

  刚下楼,准备出去吃饭的时候,接到了玉玉的电话,问他吃了没,说今天让
保姆准备了两个人的饭菜,陈东也没矫情,上了楼。

  保姆将饭菜上桌,玉玉便让她离开了,拿过一瓶红酒,给两人倒上,陈东笑
着说:「还有酒啊!你不是不会喝酒的吗?」

  「以前弹琴的时候,确实不敢怎么喝,酒喝多了手会不稳,现在无所谓了,
听人家说,睡觉之前喝一点有助睡眠。」

  「你睡眠不好吗?」陈东皱起眉,上次来的时候没注意,今天在饭厅倒是看
到了几个空酒瓶。

  玉玉笑笑,也不回答,自顾自地说:「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我平时都
吃得清淡,今天特地让保姆做得重一点。」

  「没事,我百无禁忌,手艺不错啊,我都想请一个了。」陈东尝了几口菜。

  「我倒是想自己学着做,可是太笨了,学不会。」

  「没必要,有人待伺多好,油烟对身体不好,洗碗洗衣服也伤手啊。」

  玉玉笑着摇摇头,问:「那你们为什么不请。」

  「啊……倒是请过一阵,可娟儿不喜欢,说家里多个不认识的人,没隐私了,
呵呵!她总说她是穷人家的孩子,当不了少奶奶。」

  「是啊,你们感情那么好,确实不喜欢有人打扰的,我真羡慕她。」

  「没必要羡慕,你跟赵墨也是暂时的问题,会好的。」

  「两年多了,还是暂时吗?」玉玉露出苦笑,将酒饮下,默默地吃起饭。

  陈东也不说什么了,两人安静地吃完饭,玉玉将碗筷收进厨房的洗碗池,明
天保姆会过来洗。

  「出去走走吧,要不,去看场电影?」陈东提议,除了看电影,陈东也想不
出还能带她去哪,酒吧,K歌好像都不适合她。

  「咱们这样算是约会吗?」玉玉突然蹦出一句。

  「你觉得算就算吧。」陈东笑着说。

  玉玉也笑了,轻声说:「感觉好奇怪,好吧,你等等,我换身衣服。」

  她今天穿得难得的随意,上身是件宽大的白色T恤,松松垮垮的,下摆到了
大腿,配着条黑色的七分裤,长发也是随意的扎成马尾,与平日的端庄完全不同,
少了那种拒人千里的精致,却多了几分可亲可爱的慵懒。

  「不用换,这样很好,你穿成这样才漂亮。」这是真心话,陈东喜欢她现在
带着人间烟火的模样。

  玉玉沉吟了一下,同意了,但出门的时候却犯起了愁,她的鞋都是很正统的
高跟鞋,跟这身衣服完全不搭,盯着鞋柜,好看地皱起眉。

  「就穿拖鞋呗,多舒服!看电影又不是听音乐会。」陈东不由分说,拉着她
出了门。

  玉玉在街上走着,很不自在,她从没穿拖鞋出过门,感觉连路都不会走了,
明明很平坦的地面却走得有些踉跄,在一个转角差点跌倒,陈东抓住了她的手。

  「怎么了,不舒服?」陈东关切的问着。

  「没事。就是不习惯,从来没有穿成这样出来过。」玉玉抽回手,脸有些红
了。

  「呵呵,那就试着习惯呗,不用老是收拾得那样庄重,居家过日子嘛,怎么
舒服怎么来,这样多可爱啊。」

  「这样可爱?」玉玉有些不解。

  「对啊,这样才像个小女人呀,多惹人怜爱。」

  玉玉捋了捋额上的头发,对着他笑了,居然露出了些妩媚,陈东看得目光有
些痴了。

  到了影院,挑了部国产的喜剧片,要了一大桶爆米花,让玉玉捧着。片子还
不借,玉玉看得有滋有味,不时哈哈的笑出声音,陈东看着她明艳的笑颜,忍不
住地想去牵她的手,但手伸到一半,却被玉玉发现,有些疑惑地盯住他伸出的手。

  陈东被她带着童真的目光弄得很不自在,将目标换成了她怀里的爆米花。抓
了一把到嘴里,有些不甘心的嚼着,却没发现玉玉用余光观察着他,嘴角偷偷地
翘起。

  电影散场,两人又在街上闲逛着,玉玉已经适应了,趿着拖鞋,带着懒散地
跟在他身边,手里捧着没吃完的爆米花,小嘴一刻没闲。她现在觉得挺好玩,穿
着拖鞋,还有在街上边走边吃东西,从没试过这样放松。

  路过家玩具店,陈东进去买了个最大号的毛毛熊,塞进她的怀里,玉玉啊了
一声,睁大了眼睛,抱着这个比她矮不了多少的玩具,有些不知所措。

  「呵呵,你不是睡眠不好吗,晚上抱着它,应该会好点。」陈东接过她手里
的爆米花,笑着说。

  「送给我的?」陈东进去买的时候根本就没问她的意见,飞快的挑了一个,
玉玉都不记得多少年没有玩过毛绒玩具了,接着说:「这是小孩子玩的呀!」

  「谁说啊,我们家里都有好几个,你见过吧,娟儿有时候也喜欢抱着睡觉的,
她可比你还大一岁呢,你就说你喜不喜欢吧。」

  「我要说不喜欢呢?」玉玉嘴里说着,但看着怀里的毛毛熊,脸上却分明透
出了些娇憨。

  「你要不喜欢就扔了,它这么可爱,你忍心让它进垃圾桶吗?」

  玉玉不说话了,将脸靠在毛毛熊的脸上,闭上了眼睛。

  看着她难得现出的可爱表情,让陈东忍不住伸出手,在她脸上轻抚了一下,
玉玉的脸有些红了,长长的睫毛颤动着,睁开眼睛,白了他一眼。

  穿得再随意,也掩不住玉玉的绝色,又抱着这么大的玩具,走在街上,吸引
着众多的目光,玉玉很享受,她看出那些目光里都是羡慕,还有嫉妒,这满足了
她藏在心底的那些做为女人的小虚荣。平时穿着再端庄高雅,得到的也只是欣赏,
她早以习惯,甚至不以为然,但现在,这种目光却令她生出了甜蜜,还有一丝得
意。

  一路上,玉玉的脸上都挂着微笑,令她更加美艳,现在的她才是可亲可爱的,
与平时判若两人。

  上楼的时候,看玉玉抱得有些吃力,陈东想帮她拿着,玉玉却固执地拒绝了,
有些艰难的转着楼梯,直到开门的时候实在不方便,才让他接过去。

  天还有些热,抱着这毛绒绒的一大团走了一路,玉玉出了不少汗,让陈东将
毛毛熊放在沙发上,对他说:「你先坐坐,我去洗个澡。」

  「那我先回去吧。」陈东准备告辞。

  「等等再走好吗,我想跟你谈谈。」玉玉确实有话想跟他说,但身上的些许
汗味又让她很不自在,看到陈东要走,有些着急了。

  「那行,你慢慢洗,不用急。」陈东打开电视,随便翻了个台。玉玉主动留
下他让他有些意外,也有了些悸动,今天的玉玉还真让他生起了些情欲,不由地
猜着玉玉的想法,难道她想试试亲热,可转念又觉得不太可能,不至于这么快。

  卫生间里隐约传出的水声,令陈东想到这具精致美好的胴体正在里面赤裸着,
不免地起了些反应,有点坐立不安了,他现在非常不介意跟她发生些什么了。

  玉玉没让他等多久,穿着套本色的棉质睡衣出来了,头发还是湿湿的,散乱
的披着,走过来,坐到他的身边,身上的阵阵幽香传递到了陈东鼻中。

  「今天谢谢你,我很开心,真的,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玉玉微笑着说,
抱着毛毛熊走回来的这一路上,让她找到了些当年初恋的感觉。

  「不客气,我也没做什么。」

  玉玉又沉默了一会,接着说:「这两天,我……想了很久,我跟赵墨弄成这
样,好像真的是我的责任,我知道……我没有尽到义务,他不愿回来,也多半是
被我赶出去的。」

  「别这么说,这种事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慢慢来嘛。」

  玉玉摇摇头,继续说着:「他给了我两年时间,我现在想起来,他真的挺不
容易的,天天陪着个花瓶,只能看,不能动。那两年他没有出去玩过,我知道,
可是我没意识到,我总是想改变他,甚至有点看不起他,我这个老婆做得真的挺
失败的。」

  她接着说:「我知道一个人的耐心是有限的,他在外面又不是找不到疼他爱
他的,对不对。所以现在他不想回来了,我不怪他,是我自作自受。其实……那
种事我也不是接受不了,可总是觉得跟他没有感觉,其实他也没感觉,我知道不
能再这样下去,我想改,我也想让你帮我,可是,我又怕。」

  「怕什么?」

  玉玉咬咬嘴唇,说道:「我是女人啊,跟你们男人不一样的,刚才你就是摸
了一下我的脸,我的心就跳得好快。如果……我们真的那样,我……我有老公的,
尽管我们之间好像不用在意这个,但……我总觉得不好,我害怕……我不知道怎
么说,你懂我的意思吗?」

  陈东点点头:「我懂,这种事确实会有恶罪感。」

  玉玉看着他,带着些无助地说:「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要不这样吧,我等下回去给你打电话,我们在电话里聊。」

  「电话?」玉玉皱着眉,有些不解。

  「对啊,那样我碰不到你,也看不到你,你应该会觉得安全一点,自在一点
吧。」

  「那样有用吗?」

  陈东站起身,笑着说:「试试呗,你要不喜欢咱们再想别的办法,呵呵。」

  玉玉咬着嘴唇,轻轻地点点头。

  「那我走了,要不要来个拥抱?」陈东对着她张开手。玉玉迟疑了一会,还
是鼓着勇气走了过去,用手护着胸,靠进他的怀里,陈东这次带上了些轻薄,一
只手搂住她的背,另一只手却抚上了她纤细的腰,那一刻,玉玉明显地颤了一下。

  陈东在她的腰背上轻柔地抚摸着,随着他的动作,玉玉渐渐地紧张了,眉头
蹙起,身子越绷越紧,呼吸开始沉重。看着她这幅模样,陈东有些好笑,自己刚
才还想着跟她亲热,可现在仅仅是这样她就受不了,便摇摇头,将她放开了。

  用指头在她脸上轻勾了一下,调笑着说:「干嘛这么紧张,我又没想现在就
吃了你。」

  玉玉红着脸解释着:「不是紧张,就是……好痒。」

  「呵呵,是不是我太轻了,要不要再试试,这次我下手重一点。」说着做势
又要去抱。

  玉玉吓了一跳,后退了两步,慌乱地摆着手,说着:「不要,今天不要了。」

  「今天不要了?那明天还可以对不对?」陈东坏笑着说,此时没什么情欲了,
只是觉得这样逗逗她挺好玩。

  「你你你……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啦!」玉玉的脸红到脖子,现出难得一
见的娇羞。

  「呵呵呵……好了好了,别害怕,我走了,等下在电话里要乖一点,知不知
道。」陈东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笑着出了门。

  回到家,冲了个凉,陈东上了床,拿着电话给玉玉打过去。

  「嗨,在干嘛呢?」电话响了半天才接通,估计玉玉很是做了一番心理斗争。

  「没干嘛,看电视呢。」她听似平静的声音里有着一丝颤抖。

  「还在看电视啊,好看吗?」

  「挺好看的。」玉玉心不在焉的答着。

  「哦,那你看吧,不打扰你了,我先挂了。」陈东很干脆地挂了电话,小丫
头,还跟我玩矜持。

  「喂喂!」电话里传来的盲音让玉玉有些气急,其实在陈东出门以后,她就
一直拿着电话等着,她大概知道陈东的意思,要跟她在电话调调情,一点点的小
期待之余,更多的却是忐忑。

  刚才她可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接了电话,可他还没两句,居然说挂就挂了,
他怎么能这样!难道听不出人家是不好意思?玉玉不自主地撅起嘴,把电话扔在
沙发上,讨厌!

  玉玉整个人都缩在沙发上,抱着腿,下巴枕在膝盖,生着闷气,这时的她完
全是一幅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小女人的娇憨模样,对任何一个男人都具有无可抵挡
的杀伤力。

  然后电话又响了,玉玉扭过头,还是陈东,皱皱鼻子,赌着气不接。陈东这
次却锲而不舍了,铃声一直响着,玉玉终于被他的耐心打败了。

  「嗨,在干嘛呢?」还是那句,一点新意都没有。

  「看电视!」玉玉堵着气,脆声答道。

  「还在看电视啊,好看吗?」跟上次一模一样,连语气都没变!

  「挺好看的。」玉玉也照着原样答回去。

  「哦……」陈东这次拖了个长音,玉玉想着,你要再挂,我就关机!但陈东
的话却变了:「这么晚了还看什么电视啊!快把电视关了,回房睡觉!」

  一幅命令的语气,你以为你是谁啊!玉玉撅着嘴,不忿地想着。

  「快点啊,听话!再不睡觉我又杀过来了啊。」

  「你……」

  「你什么你啊,你信不信我一分钟之内就能过来敲你的门,我要再过来,可
就没那么容易放过你了!」

  「什么呀!」玉玉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但还真有点害怕他会再过来。

  陈东换成哄孩子的语气说:「我说到做到哟!好了听话,我的小玉玉最乖了,
是不是,快去睡觉觉啦。」

  「噗……好恶心啊!」玉玉被他逗笑了,小玉玉!多少年没被人这么叫了,
玉玉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应该怎么叫你啊,亲爱的?小宝贝?小妖精?小丫头?小……」

  「停停停!不要说了。」玉玉连忙打住他,她真的被陈东弄得有一点恶心了,
平日里人家对她最亲昵的称呼也就是玉玉。

  「都不喜欢啊,那还是叫你小玉玉吧。」陈东退而求其次。

  「你能不能不要加个小字。」玉玉很认真的提议。

  「不行!以后在电话里我就这么叫你了,小玉玉,你要听不惯,可以自己把
那个小字忽略掉。」

  「为什么呀,好奇怪的。」玉玉被他弄得很纠结。

  「我喜欢!」陈东理直气壮地说着,接着叫道:「快点进房间睡觉!」

  玉玉无奈地屈服了,叹了口气,起身关了电视,又抱起了毛毛熊,进了房间。

  「我进房了。」玉玉偎着毛毛熊躺到床上,汇报着,有了一点不忿,可又有
一点小小的甜蜜。

  「这样才乖嘛,是不是还抱着我送给你的熊宝宝啊。」

  「嗯。」玉玉的脸有些红了。

  「你抱着毛毛熊的样子好可爱。」陈东的声音变得柔和,缓缓说着:「小珏
珏,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特别是今天,你真的很有吸引力。」

  「真的吗?」尽管对小玉玉这个称呼还是很不适应,但陈东的话却让玉玉有
了一点小窃喜。

  「当然是真的,我还喜欢看你穿拖鞋的样子,你的脚挺美的,你没发现我总
是在偷偷地看你的脚吗。」

  「啊!」玉玉不由自主地将脚抬高了些,低头看着自己柔嫩洁白的一对美腿。
怪不得看电影的时候他总是低着头,原来是在看自己的脚啊,玉玉的呼吸有些沉
重了,还有些不解,问道:「脚有什么好看的。」

  「你的脚白白的,嫩嫩的,我看到就想咬一口。」

  「脏死了,好恶心啊!以后不许看了。」玉玉羞涩地娇嗔着,听他这么说着,
还真的发现自己的脚挺漂亮的。玉玉从来不用指甲油,天然的两排脚指甲在房间
昏暗的灯光下,透着珍珠般洁白的光华。这里也是自己身体的一部份啊,可今天
晚上被他看到了,她努力地告诉自己,只是脚,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还是感觉有
些发热了,他怎么这么讨厌,看就看了,干嘛要说出来!

  「哪里脏了,小脚丫子多可爱,你现在也在自己看吧,其实女人身体的每个
部位都是艺术品,都值得慢慢欣赏,特别是你,你身上每一个地方都很精致,虽
然我只见过你的手,脚,还有脸跟脖子,但我能想像你其它的地方也是一样的美,
对吗?」

  「嗯……」玉玉哼了一声,他还在想像我其它的部位吗,好色啊,陈东的话
让她有些害怕了,可是又有点忍不住的想听。

  「刚才,我抱着你的时候,摸了你的腰,虽然隔着衣服,但手感真的很好,
柔软,光滑,我摸得好舒服,明天再给我摸摸好不好。」

  「啊!不要!不行!」玉玉一下子缩起身子,红透了脸。

  「小玉玉,我在想像你现在的样子,是不是羞红了脸,想听又害怕,对不对,
你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动人。」

  「才不是!你越说越过份了,我才不想听!」玉玉努力辩解着。

  「呵呵,你现在的语气就是在撒娇哟!我的小玉玉终于学会撒娇了,我太高
兴了,你真的越来越可爱了。」

  「我哪里撒娇了,你好讨厌!」玉玉翘起嘴,看着身边憨憨的毛毛熊,把它
想像成了陈东,握起小拳头,在它身上捶了一下。

  「好吧好吧,你没撒娇,呵呵!那我要继续啦,接下来的话更过份哟,小珏
珏,想不想听?」

  「不想!」

  「不想也要听!我们只是在打电话,我又看不到你,碰不到你,对不对。」

  「可是,我还是觉得这样不好,我们这么熟,却在电话里说这种话,好奇怪。」

  「那你就把我想像成一个不认识的人,没见过你的人。」

  「那怎么可能!不认识的人我怎么会给他打电话。」

  「呵呵,也是,那好吧,我继续,你要实在不喜欢就跟我说,不用有压力,
我们就试着玩玩。」

  玉玉没有出声,像是默认了。

  「我喜欢看你今天的样子,简简单单的,没那么精致,却多了女人味,你知
不知道,刚才我抱着你的时候,真的好有感觉。」

  「啊!」玉玉更加羞得不能自已。

  「你身上好香,身子好软,把你搂在怀里的感觉真的很好,我现在就想再抱
着你,什么也不做,就是抱着,小玉玉,你是那么可爱,那么美丽,你应该被男
人好好的疼爱,让我来疼你,爱你,让你快乐,好吗。」

  「不要!不要这么说。」玉玉觉得心跳得好快,本能的拒绝着。

  「傻丫头,所有一切都不是你的错,每个女人都应该是可爱的,特别是你,
你只是没有碰到懂你,会疼你的人,现在,有我了,我会帮你,让你变成快乐的
小女人,好不好。」

  玉玉有点想哭:「不要再说了,我好害怕。」

  「害怕什么,我不会伤害你的。」

  「我不敢,我怕我会对你动心,刚才你抱我的时候,我就好害怕。」玉玉真
实的想法终于脱口而出,泪水开始从脸庞滑落。

  「没必要害怕,真的!你知道吗,娟儿也对别人动过心,就在前两天,他们
都在酒店里做爱。」

  「啊……不会吧!」玉玉完全不可置信。

  「这种事我有必要骗你吗,娟儿告诉我,她喜欢上了别人,我们谈了好久,
发现这些并不会影响我们的感情,今天下午,娟儿在电话里说,她玩累了,她的
心回来了,然后,我们发现我们比以前更相爱了。其实你也是爱赵墨的,不然也
不会抛下一切,跟着他过来,对不对。」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赵墨也是爱你的,不然也不会让我来照顾你,等你学会了怎么去做一个快
乐的女人,你们的感情会更好。就像我跟娟儿这样。」

  「会吗?」

  「一定会的,相信我,你爱赵墨,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对不对。」

  「嗯!」

  「你只是对我有一点点动心,一点点喜欢,你的心还是在他那里,他也知道,
你可以给他打电话,说你爱他,他会很高兴的。」

  「是吗?」玉玉突然意识到,结婚两年多,她好像从来没有对赵墨说过我爱
你,也从来没有叫过他老公。

  「赵墨应该每天都在等你的电话,你可以跟他好好说说。」

  「嗯,我会给他打电话的,谢谢你,陈东。」玉玉现在突然有一点想听到赵
墨的声音。

  「呵呵,不客气,你是我的小玉玉嘛!那……今天就这样吧。」陈东觉得差
不多了,准备结束。

  玉玉嗯了一声,也准备挂电话。

  「等一等!」陈东却叫住了她。

  「怎么了?」

  「挂电话之前,叫自己一声小玉玉。」

  「啊?」

  「就现在,叫给我也叫给你自己听,告诉我,你是谁?」

  玉玉还挂着泪痕的脸上绽放出了笑容,对着电话轻轻的,很肯定地说:「我
是小玉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