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洞房花烛夜的猥琐人们
洞房花烛夜的猥琐人们
我老婆密友小谢,92年生气质小美女,做幼师的,还是某幼儿园的园花,今年遇到一件让她很恶心的事。
小谢今年和他相恋5年的男友小刘结婚,小刘老家在中原某大省的农村乡镇地区,但小伙人很好也很努力,和小谢一直都很恩爱,但是结婚还是得回老家办酒。
虽然小刘早就和小谢打了预防针,但是小谢还是被小刘老家那套夸张的婚礼习俗给折腾了够,各种折腾人的繁琐礼节和程序不说,乡里乡亲甚至直接拦路要彩钱,跟打劫没啥区别。到了酒桌上又是各种劝酒灌酒,好在自己的伴娘伴郎拼命抵挡,小谢和小刘总算没被灌趴下,但是小谢那酒量已经让自己头晕目眩了。谁知道到了晚上,老公家亲戚朋友闹哄哄一大堆人非要说闹洞房,说不闹不成婚,还说什么“结婚三日没大没小”,今天一定要大家闹高兴要放得开云云。小谢为了早点打发这帮人走,也只能放下城里大美女大小姐的架子,你要我做啥我就做啥,要我放得开我就放得开,只求你们早点走。
可能那地方很少看到大城市来的美女新娘子,把一众的乡下人给馋死了,再加上众人都已经喝高,所以尽出馊主意要这对小夫妻表演各种猥琐动作,什么叫小刘裤裆里夹个火腿肠让小谢跪下来吃、什么叫小谢屁股后面挂了个气球叫小刘去顶破、什么弄个鸡蛋叫小谢把它从小刘的一个裤腿弄到另一个裤腿。。。各种表演弄得夫妻俩疲惫不堪,众人却被弄得越发的兴奋,整完了夫妻俩又去整公媳,叫小刘的爸爸把小谢抱起来,然后叫小刘把伴娘抱起来,比赛谁抱得时间长。。。这弄的公媳二人尴尬的一比,小刘抱伴娘当然只是意思意思,最后获胜的当然是公公和小谢,然后众人就又起哄叫小谢在她公公左脸右脸各亲一口才罢休。
然后又有好事者叫小谢去猜老公,叫她蒙着眼睛,几个男的背对着她排成一排,叫小谢去摸每个人的屁股一下,然后猜第几个是老公,要是猜错了就得当众叫那个猜错的人三声老公,然后脱下自己的一件衣服送给他。光听游戏介绍就知道这游戏糙的很,小谢也只好认了,蒙着眼睛在那几个乡下小伙屁股蛋上挨个摸一把,最后果然猜错(老公早被掉包),万般无奈在众人起哄之下只好当众叫那个挫男三声老公,然后众人要她必须立刻脱下一件衣服送给那挫男,当时可是大热天,小谢除了旗袍就是内衣裤,连个袜子都没,你让她脱啥送人?最后万般无奈,只好当众脱了打底裤送给那挫男(是打底裤,不是内裤。。。),众人纷纷把眼珠子都盯住小谢那大开叉旗袍下露出的雪白大长腿上,这对新娘子已经是奇耻大辱,把那挫男乐得都合不拢嘴,回去后肯定不知道怎么拿那打底裤打飞机呢。。。
终于闹洞房闹到了最后,就是这晚上的“压轴戏”也是最“精彩”部分,有的人可能猜到了。那就是这对新人必须在众目睽睽之下,躺在被窝里然后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一丝不挂,然后众人才能满意离去。虽然小刘早就给小谢打过预防针,但是这对小谢来讲仍然是非常艰难的事情,好在此时她也是喝了不少酒壮了点胆子,而屋里的那些农村大老爷们早就眼睛发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这辈子有几次机会能看到这么漂亮的城里媳妇在自己眼前脱衣服?虽然隔着被子看不到,但那也足够YY一辈子。
小谢提了个要求——把灯关了才可以脱,众人答应了,实际上窗外的光仍旧把那新人的婚床照的很清楚。想想早晚都得挨这一刀,夫妻两人就只好在被窝里脱起衣服来,规定是脱一件扔一件,当小谢浑圆的玉臂扔出自己旗袍时候众人们就开始炸开了;当小谢解下自己胸罩扔出去的时候,众人们的眼睛都开始发绿光了,眼睛都死死盯着小谢被子边缘那个乳沟;当最后小谢鼓足勇气扔出自己的小内裤的时候,众人们就彻底疯狂了。
这时候被窝里一对新人已经完全一丝不挂,空气中都弥散着淫靡的气息,然后疯狂的众人们就大声起哄,要小谢和小刘抱在一起做几个大家喜闻乐见的动作然后才能结束。这就有点突破新人的底线了,给你们折腾了半天你们倒没完没了了,想看现场表演AV还是咋地?于是小谢和小刘就在被窝里僵着,两人死活都不肯动,然后已经逼红了眼的众人们中有人喊了一句:“我们去帮他们!”,然后大家就一窝蜂的冲上去,在被子外面硬把这对赤裸新人往一起挤,有人甚至也跳到了床上,有人把窗帘也关上了,黑漆漆的屋里场面立刻失控了。混乱中小谢感觉自己被一个男的隔着被子压着没法动弹,然后另一个人的一双大手公然伸进了被子,死死地握住自己胸前那对D罩杯的大白兔,肆无忌惮地揉搓捏弄起来。。。小谢本来就有点喝高,开始她还以为是哪个小姑或小嫂在和自己开玩笑,但马上意识到这是一双男人的大手---粗糙又有力,掌心的厚重老茧把自己的那对细皮嫩肉的大白兔扎的生疼。。小谢立刻慌了,可她此时是背对着那人蒙在被窝里,被子外面还压着个人,所以自己动弹不得也不知道身后摸自己的男人是谁,只能本能地大叫,但丝毫不能阻止自己的那对丰满大白兔被人肆意玩弄。。。然后紧接着又有两只大手伸进了被窝,可以明显感觉到这两只手分别属于两个男人,一只手顺着自己的小腿抚摸上了自己的大腿内侧,然后往神秘的大腿根处进发;另一个人的手则顺着她的小蛮腰摸到了她丰满的雪臀上,在臀峰上好一阵玩弄揉捏后,又顺着她的臀沟往同一个隐秘区域抚摸进发。。。这下小谢真慌了神了,她实在顾不得现在胸前的那双大手,被窝里大喊大叫也没人管她死活,只好拼死守住本垒,只是此时她的大腿也动弹不得,所以只好用尽全力死死夹住大腿,把那两只咸猪手夹在裤裆里企图挡住人家的攻势。。。这时候众人已经闹疯了,有几个女性观众在大声喝止但是也没个卵用,小谢已经体力不支渐渐开始放弃了抵抗,但身上那几只魔爪却越战越勇毫无减弱攻势的迹象,最后腿也软了也没力气叫了,只得眼看着所有防线全面瓦解任凭那几个猥琐男随心所欲地抚摸揉搓抠挖自己身体各个敏感部位,连自己最隐私处也全面沦陷。。。小谢当时满心的悲愤,想想自己之前只和小刘一人交往至今,和别的男人连手都没牵过,现在却被几个陌生的农村猥琐男摸遍了全身内外,甚至随心所欲地摸奶抠X…心里面都已经生无可恋只能任人宰割,这时候感觉到还有别人的手伸进来抚摸她的雪臀和大腿内侧,她也更是无力抵抗了。过了一会儿,正当小谢已经绝望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自己婆婆的一声吼:“够了啊!我开灯了啊!“(婆婆本来是在楼下的),然后小谢身上那几只魔爪突然都撤走了,此时大灯亮起,众人飞速地后撤,然后尴尬地大笑。小谢愤怒地把头钻出被窝,看到刚才压在自己身上让自己动弹不得的正是刚刚在游戏中让自己喊了老公又赔了打底裤的猥琐男,而刚才那个在自己身后一直蹂躏自己胸的人,居然是老公的堂叔——一个比自己大了20多岁的农村猥琐老男人,眯着血红的眼睛,看着自己猥琐地笑着,嘴里喷着难闻的酒味,小谢真的愤怒了,以至于她都忘了去查一下刚才那两个进攻她本垒的猥琐男是谁,那么多闲杂人,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分不清了。
众人散去后,本来是开开心心的洞房花烛夜,结果弄得小谢郁闷到了极点,自己默默留了小半夜眼泪后,很含蓄地告诉了自己老公刚才的经历。小谢说的还比较婉转,只说了老公的堂叔刚才趁火打劫,对自己相当无礼,动手动脚。小刘一听就懂了,火冒三丈地去和自己爹说了这事,公公一听也大为光火,一方面他稳住小刘叫他先别大声张,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另一方面他去小刘堂叔家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把那猥琐老汉骂的连声道歉说自己喝醉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本来这事情就会这样不了了之,结果那猥琐老男人自己又作死,又一次和他的酒肉朋友吃饭吹牛时候,说出了自己曾经怎样去摸一个美女新娘子的NZ,那大白馒头有多爽之类的,这话很快传到小刘老爹的耳朵里,要知道那猥琐老男人本来还欠着小刘家钱呢!这下彻底闹掰,兄弟划清界限完全反目,小谢的公公都放出话来那老不死的看见一次打一次,最后闹到连小谢都去劝自己公公算了,这倒霉事儿发生都发生了,既然不能真宰了人家也没人证物证,那还能咋样呢。。。
不过经过这件事后,公公婆婆一直觉得亏欠了这位城里儿媳妇,对她一直照顾有加,也尽让顺让,这对小谢倒也算不幸中的大幸。只是有时候小谢自己想想这经历有些憋屈,就只能找我老婆吐吐槽了。
总之这些农村陋习真的害人不浅,希望我们下一代人不要再做它的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