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你妻我妻他妻人人欺
你妻我妻他妻人人欺
「幸福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不知不覺中悄然流逝。」這句話我深有體會,因為就在月初我和小霞在父母的見證下完成了訂婚儀式,雖然沒有領證,但在道義上小霞已經是我名正言順的妻子。既然是妻子,那麼大家就都懂了,我無論做什麼父母都不會反對,即使有了寶寶,相信老丈人老丈母娘只會歡喜。
而這幾乎一個月的時間過得超乎尋常的快,彷彿訂婚的日子就在昨天,只因我和小霞整天膩在一起,至於幹什麼,呵呵,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在下叫蔣##,屌絲男一位,就不多介紹了。
首先還是介紹一下我老婆,小霞身高166,只比我矮8公分,我囧,擁有一張標準的娃娃臉,而且臉部皮膚超好,白白嫩嫩水水靈靈,簡直像個瓷娃娃,因此已經23歲的她外表完全看不出年齡,即使說她18歲相信都沒人反對。
小霞的心理年齡跟外表一樣,像個長不大的孩子,還喜歡在我面前裝小孩,沒事就喜歡學小孩的口音叫我爸爸,搞得我心裡一度把她當成女兒來養。不知是否是現在時代的潮流,小霞是個近視眼,大概六百度吧,反正戴著一副眼鏡,鏡片挺厚的。
要是大家認為小霞是個青蘋果那就大錯特錯了,除去超顯年輕的臉蛋,小霞的身材簡直是爆性感,豐乳肥臀前凸後翹,小蠻腰盈盈一握,一雙修長的美腿緊緊併攏,無論誰看到都想把她抱在懷裡蹂躪。可惜的是在老丈人的教導下小霞保守得要命,從沒穿過低胸露腿的衣服,因此她的豐乳肥臀都被嚴實地包裹在衣服裡,也就我八輩子修來的福氣能一飽眼福。
還有一點讓我又愛又恨:小霞性格中有個特點,只要她內心中討厭某人,她就會討厭到骨子裡,永不會有好印象;而若是她覺得誰好,那麼她也會無條件相信,心裡也不會設防。其實也是因為這樣,小霞才會無條件跟著我,那是因為我在小霞心目中一直就是關心照顧她的大哥哥形象,當然也少不了老丈人和老丈母娘中意我,在背後推動的作用。
「爸爸,還有多久到啊?」一輛高速行駛的火車上,小霞瞇著眼睛膩在我懷裡,像隻小貓似的,諾諾的問我道。
我從懷中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心裡估算一下道:「霞,你再睡睡,還有差不多兩個小時才到呢!」
「好慢啊!」小妮子嘟囔一句咂咂嘴又朝我懷裡擠了擠,休息去了。
這是一輛JN開往NT的列車,我們是中途從HA上的,當然目標是NT。我畢業後就在NT工作,小霞跟我是老鄉,通過相親認識,確定關係後就跟我來了NT。還有一點,小霞還是個本科沒畢業的大學生,現在到了大四下半學期,跟我來NT只是屬於實習,等到六月份回學校拿個畢業證書就正式畢業了。
看著懷中的小霞,我眼中自然流露出幸福,右手自然地搭在小霞的纖腰上,觸手一片細膩柔軟。此時小霞頭枕在我左手臂彎,我的左手自然彎曲,心中本無意想,可當我右手感覺到小霞的腰肢時,我左手有意無意的觸覺才傳到我漸漸動盪的心裡,那是一種緊繃中透著柔軟的感覺,正是小霞被胸罩束縛住的豐乳,青春堅挺的豐乳彷彿擁有意識般,欲掙脫顯小的胸罩,噴薄而出。
火車上左右兩邊座位排佈不同,一邊是兩人座,一邊是三人座,我跟小霞正坐在三人座上,小霞坐最裡面,我在中間,最邊上是個老婦女。我之前的舉動使我心中充滿罪惡感,怎麼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做出褻瀆霞的事呢?可是……可是,我心中為什麼很是期待這種事?好像有隻惡魔潛伏在我心裡,正一步步誘導我。
矛盾的我彷彿做了虧心事般,連忙抬頭向邊上看去,呼~~暗呼一口氣,還好還好,邊上的老婦女正在閉目睡覺,沒有看見。可就在這時,我感覺到對面正有一道目光注視著這邊,我一驚,轉頭看去,正對上一雙猥瑣的眼睛,嚇得我一時失神。
停頓了好幾秒,我才回過神,微微避開那道目光,見其他兩人也在睡覺。微微放心後,我才朝唯一沒睡的那人看去,你媽,原來是個長相一臉猥瑣的中年大叔,我操,你他媽不知道亂看會長針眼啊?我心中暗罵,怒瞪著他。那傻逼像是才看見我,收回盯著我老婆的眼神,還他媽恬不知恥的沖我笑。狗日的!
「兄弟好福氣,年齡不大,卻有個這麼漂亮的女兒。」那猥瑣大叔完全不顧我眼中的怒火,恬著臉和我攀談。
『你媽,你那是什麼狗眼,老子有那麼老嗎?他媽的,那是我老婆,不是女兒。』我懶得理他,裝作沒看見。
中年人估計也知道火車上有人戒心重,根本不和陌生人說話,不過他像是看到獵物般,從皮包裡掏出一遝名片,並抽出一張遞給我,笑容滿面地對著我道:「老弟,這是我的名片,你看看。」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這人都到這程度上了,我雖心中不爽,可還是面無表情地接了過來,低頭一看,媽的,原來這猥瑣男叫衛所,是『SZ打假倡廉文藝組』的組長,還是什麼什麼傳媒公司的總經理。你媽,掛的牌子一套一套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掛羊頭賣狗肉的……等等,傳媒公司,難道是拍廣告的?我好奇地問道:「您這傳媒公司具體從事些什麼?」
聽我問話,猥瑣男面上一喜,彷彿看到魚上鉤似的,微微前傾向我靠近道:「老弟,不是老哥我炫耀,我公司雖然不大,可還是有自己培養的藝人,各種代言廣告、電影、電視劇都有得拍攝,當然我們的特點是鄉村題材,畢竟貼近生活嘛!」
「看來老哥是個成功人士啊!」猥瑣男的話聽起來很強大,可我心中依然不信,略帶粉刺的道。
猥瑣男像是沒聽出我的言外之意,依然笑道:「成功不成功的那都不是事,只是從事這一行的,總得混口飯吃不是。對了,老弟從事哪一行?」
媽的,還蹬鼻子上臉了,可是既然已經開口聊上了,再冷鼻子冷臉的畢竟不好,於是我悶聲悶氣不真不假地道:「我啊,就是一打工的,給老闆做事,談不上哪一行的問題。」
「老弟,你這話做哥的就得說你兩句,無論做什麼都會出人頭地的,老話不是說行行出狀元嘛,我觀老弟你的面相絕不是默默無聞之輩,出人頭地指日可待啊!」
你媽,誰是你弟了?一口一個弟叫得這麼順口,不過這話說得我心裡舒心。媽的,果然是社會上混的老油條,插科打諢的本事沒話說。心中雖這麼想,可話不能說出口,我只得連連稱是。
「衛哥就不要取笑我了。對了,您這是去NT?」我被猥瑣男帶動,沒話找話道。
「是啊,不瞞老弟,我這次去NT就是到NT大學藝術表演學院招收演員,我們打算拍一部『十八淫』的電視劇,正缺少大量女性演員,這次出行可謂是任務艱巨啊!」猥瑣男一溜煙說道,彷彿想一下子把自己完全表達出來。
你媽,『十八淫』?不會是三級片吧?去你媽的,果然是掛羊頭買狗肉,一看就不是好東西,操。我眼露鄙夷鄙視的目光看著猥瑣男,還他媽嫌髒了眼睛。
猥瑣男一見我的表情,露出一臉自嘲加哭笑不得的表情道:「老弟,我知道你的想法,我們當確定這部戲時就受到過很多人質疑,尤其這名字更是引起各方討論,可是我們問心無愧,我們只是想表達農村發生的十八件莫名其妙、匪夷所思的姦淫事件。而且我們可以向各界保證不會發生潛規則,到時我們劇組還會請SZ公安局派人現場監督,不會出現色情片事件。」
猥瑣男講了一大堆,彷彿怕我不相信般,說話時都是拍著胸脯打著包票。你媽,有必要嗎?你們演藝圈的破事,老子可沒興趣,不過既然猥瑣男說得頭頭是道,還搬出了公安局,我心中略為有點相信了。
我的表情猥瑣男盡收眼底,他鬆口氣道:「老弟你要相信我。對了,有件事希望老弟考慮考慮。」
我的思緒還沒回神,猥瑣男突然的話搞得我腦子有點短路,我有什麼事要考慮的?你媽,不會是騙老子在這裡等著老子吧?我眼中頓時充滿了警惕,問道:「什麼事?」
猥瑣男故作輕鬆地道:「老弟別緊張啊,也沒什麼大事,就是你女兒,我一直觀察她,我們這部影片中有個角色非常適合她。我跟你說兄弟,這個角色很簡單,只有幾個戲碼,也不要什麼專業的演技,就是本色表演就行。你女兒的形象非常好,我可以給你打包票,你女兒有六成可能會一炮走紅,你要知道憑著一部戲走紅的,即使有六成機會那也是百中無一的;而且老弟你再想想,即使沒有走紅,我們也會按酬碼給薪水的。」
也許這狗日的怕我直接拒絕,就洋洋灑灑說了一大堆,講事實擺道理。雖然我心中也想讓小霞去試試,可是本能的感覺不靠譜,思考了一下還是打算拒絕。
還沒等我說出口,猥瑣男像是知道我的想法,他打斷我道:「老弟別忙著拒絕,你可以徵求一下你女兒的意見,說不定演戲是她心中的夢想呢?錯過這次機會可就沒有下次了。」
猥瑣男這麼一說,我又猶豫了,是啊,要是小霞有這個夢想,那我豈不是對不起她?心中這麼想著,也就有了決定:「衛哥,您說得對,我會徵求霞的意見的,不過我得糾正一下您的觀點,她是我老婆,可不是女兒。」
「這……這……」猥瑣男一聽我的話,頓時尷尬起來:「老弟,真抱歉,我聽她叫你爸爸,我還認為她是你幹女兒呢!真是不好意思,抱歉,抱歉。」
這衛所除了長相猥瑣,人還是蠻不錯的,我心中對他的看法又有了改變,看來之前他並沒有看到我猥瑣小霞之事,而是他想挖我女友去做演員,真是我做虧心事做得心虧了。
「呵呵,沒什麼,我老婆小孩子性格,衛哥既然這麼看得起我老婆,只要她同意,我一定贊成。」
這麼一個小插曲頓時拉近了我倆的距離,我倆相視一笑,有種親近之感。媽的,一度讓老子起雞皮疙瘩,要不是可能有求於他,老子才懶得理會這雜毛呢!
一路就在閒談中渡過,場面頗融洽,可是令我奇怪的是,小霞這次也太嗜睡了點,居然一路都在睡覺,把我手臂都枕麻木了,但是小霞不時動動,好像並沒有進入深度睡眠。不管了,先回家再說。
衛哥果然是老闆,下車後就有專車接待,我只有搭乘公交了。
與衛哥揮手告別後,我跟小霞朝著公交月台走去,小霞一改火車上昏昏沉沉的模樣,突然變得很是活潑高興,蹦蹦跳跳的,身上背的可愛小挎包也隨著一甩一甩的,真是可愛極了。
原本我認為小霞身體不舒服,現在徹底放心了,看著小霞這麼開心,我心情也很舒暢,想到火車上衛哥的話,我對小霞道:「霞,跟你說件事,有個拍電影的……」本在心中措辭如何表達的我突然被小霞打斷,小霞紅著臉道:「老公,人家已經知道了,你願意人家去嗎?」
「知道了?」小霞的話令我大腦短路,她怎麼會知道?難道……
果然,小霞接著道:「老公,人家當時沒睡著嘛!就偷聽你們聊天的,可是那人老是說人家是你女兒,人家就沒好意思醒來,就一直裝睡的。爸爸,你不會生我氣吧?」
聽小霞的話,我心中一陣好笑,伸出手在她可愛精緻的小鼻子上輕輕一刮,笑道:「你個鬼精靈,叫你亂叫我爸爸,被人聽到了吧!知道不好意思了?看你還叫不。」
「就叫,就叫……」小霞的小腦袋微微後仰躲著我的手,可是怎麼能跑得掉呢,小霞皺著眉頭連聲叫道:「爸爸,爸爸,爸爸……」我連忙舉起手做出一副被打敗的樣子,道:「好好好,老婆喜歡怎麼叫就怎麼叫。」
「哼,這還差不多。」小霞小腦袋一仰,彷彿一隻驕傲的孔雀,得勝地道。
「呵呵!」微微一笑,我心中頗是甜蜜,想到剛才的話題,我道:「言歸正傳,老婆,對於那個拍電影的事,你是怎麼想的?」
「老公,你希望我去嗎?」小霞一臉希冀期待的看著我,小嘴緊緊閔著。
我內心中最真實的想法當然是不想讓小霞去的,彷彿小霞去了就不再屬於我一個人的似的,也許還有不想讓小霞成名的原因吧!可是看著小霞這樣一副充滿期待渴望的表情,我知道小霞從小肯定有過當演員的夢想,現在有個機會擺著眼前,她又怎麼會放棄呢!可是我並不知道的是,現在我在小霞心中就是天,若是我不同意她去,小霞是肯定不會去的。
雖然這樣想著,我還是露出一副無所謂加高興的樣子道:「我無所謂啊!只要你開心想去,我是絕對沒有意見的。」
「哦!」歡呼一聲,小霞一蹦三尺高,口中歡快的叫道:「老公最好了,老公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老公!」
看著如此高興的小霞,沒來由的,我心裡一陣不舒服,彷彿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