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值班老师之奸情
值班老师之奸情
>每个学期,她都在星期五值晚班,每到值晚班的时候,她都是穿裙子——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因管理需要,我校在上班时间每天都会安排一个后勤人员值晚班,时间是晚自修开始到晚自修结束。一般人们都不愿意在周五值晚班,因为第二天是周末,很多人这时就有很多活动。而欣欣主动要求在周五值晚班,很是让办公室主任感动——殊不料,她其实是为了和我激情方便——因为周五晚整座行政楼往往只有她一人在。而这天她必穿裙子,哪怕是冬天——我们南方冬天不算冷,但有时也要穿羽绒衣——再冷的冬夜,她也必穿裙子:为的也是方便我直捣黄龙。

  夏天,我们肯定是一丝不挂地在里面狂野,为了方便战斗,欣欣还特意将一张校长室淘汰的长沙发放在档案室——这真是一张令我销魂的沙发,如果细心查看,上面有不少污斑——那正是我射向欣欣的销魂液!

  冬天,我们是上身该穿啥就穿啥,下身则是欣欣掀起裙子,将长统袜和小短裤褪去一只腿;我则将下半身脱光——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冷,试想,在这种时候,只要是男人,谁会觉得冷呢?

 

  有一次,我们在办公楼的卫生间里激情了一番。

  那是一个秋天的夜晚。我从教学楼看到欣欣办公室有灯,可是这天不是她值班,于是决定过去看个究竟。

  原来是为了迎接一个什么检查,学校办公室得准备一些材料,要加班。于是办公室主任和欣欣都来了。

  这天天气不冷不热,所以欣欣穿了一套黑白条纹相间的长袖紧身套裙,浑圆的屁屁、高耸的双乳……我的下身一热,忍不住就要上她。

  我紧挨着她坐在电脑边,眼睛装模作样盯着她打字的电脑,一只手放在她的大腿上,逐渐往膝盖方向移动,再慢慢地掀起裙子的一角,摸到了她的丝袜,再慢慢地往大腿根部摸索。欣欣则不动声色地打她的字,但呼吸明显加快。

  我的大鸡巴也不断地膨胀。

  继续往上摸,她的一双大腿几乎都裸露出来了,欣欣停住打字的手,想把我的手推开,但我的手已摸到了她的三角区,岂肯甘休?她没有强行制止我的意思,而是又开始打字,可是好长时间都打不出一句话——因为我已隔着内裤在摸她的小妹妹了——她面色潮红,几乎停止了打字。

  突然,隔壁办公室的主任叫她了:“欣欣,打好没有?”她一惊,赶快推开了我,说:“现在别惹我,让我把这份材料打好!不然要挨骂的。”我只好作罢。但我实在想上她,又忍不住要挨上去,她说:“不要急,我很快打完了!”

  大约二十分钟后,她打完了这份材料。我说:“到档案室去?”她说:“不行,主任在,怕被她发现。不然明天再说,明天我值班。”我这时已欲火难耐了,岂肯放过她。灵机一动:“去卫生间!”她说:“不行,那里更危险!”我不等她说完,拉起她的手就走,进了卫生间。这个卫生间因为在校长楼,平时不大有人用,所以很乾净。一把门插好,我就贴了上去。她也毫不犹豫地迎了上来。我先双手环住性感的屁屁,一阵狂吻,真吻得她喘不过气来。然后一只手进攻下身,一只手狂搓豪乳。等到她快要瘫软时,才褪下她的内裤,挂在门钩上。我让她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弯着腰,屁屁朝着我。我自己则只是褪下了裤子,挺枪便从后面插了进去。插了不少于10分钟后,才缴了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