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奸小说 > 致命派对
致命派对
               致命派对
 

 字数:0.9万
 
  永杰是那种非常出众的男孩子,是众多女孩子追求的白马王子。一天他在自 己的QQ遇到一个叫如如的可爱女孩,他们天南海北地愉快地聊着。永杰对女孩 的印象极好,有一种相识恨晚的感觉,还有一种要见见这位聪明伶俐、活泼可爱 的女孩子的欲望,于是他向姑娘提出见面的请求。
 
  「那很容易的啦,只要你参加一个『快乐派对俱乐部』就可以了。」女孩爽 快地答应着。
 
  永杰的心狂跳。真不可思议,女孩这么爽快就答应了。「那这个『快乐派对 俱乐部』是做什么的?」他还是有点不放心地问。
 
  「就是年轻的美女帅哥俱乐部啦。大家在这里尽情欢乐,吃烤肉,玩最惊险 最刺激的游戏。」
 
  「噢,都有什么惊险刺激的游戏?」永杰好奇地问。
 
  「很多啦,举个例子吧,参加派对的每个男会员都有一个特别的号码作标记。 每次派对时,男孩子们都要被我们女孩子抽选,决定谁被加工成晚餐。他们会事 先通知你是否会在晚会上列入被抽选的名单。通常,我们女孩子从三个男孩子中 抽选一个,如果你被选中,你就必须被加工成美味的烧烤,被我们女孩子吃掉。」 
  「噢,」永杰一下子来了兴致,这真是一个刺激性的游戏,被那么多美女抽 号码挑选,而且还被制作成晚餐,最后被美女们模拟吃掉。(他根本不信会真的 被吃掉。)「我可以参加这个派对吗?」
 
  「当然啦,俱乐部永远欢迎志愿者。」
 
  永杰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拒绝了。「怎么参加?」他问。
 
  「我会跟他们联系的,你跟我一起去参加下一次的派对就是了。」女孩说。 
  「可是,那会员编号怎么办?」
 
  「这个简单,你签署了入会协议之后,自然就有编号了。」
 
  「你是说我必须一直戴着它们吗?」
 
  「没错,男生会员都必须这样的。」
 
  「噢,是这样。」永杰还没有完全明白,但是他决定自己去亲身体验一下。 
  「每次我们的快乐派对都很棒,而且你还可以得到很强烈的刺激,还有很多 其它的充满痛苦和欣快的美妙事情都可以在俱乐部里做。你只需要放松并享受就 是了。」
 
  「还有性高潮!」永杰调皮地做了个鬼脸说。
 
  女孩微笑道:「你们男孩子怎么个个都好色呀。」
 
  「嘿嘿,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参加?到哪去参加?」
 
  「下次的晚会在后天,我们有车去接你,告诉我你的地址。」
 
  永杰觉得真的很兴奋,他都不敢相信这些都是真的。晚上,他辗转反侧无法 入睡,脑子里充满了关于快乐派对俱乐部的想像,非常渴望后天快点到来。 
  后天的傍晚,永杰洗了一个仔仔细细的全身淋浴,然后擦上了爽身粉。他穿 上一条蓝色名牌牛仔裤,白衬衣,白色旅游鞋,浑身上下充满大学生男孩子的青 春活力。随着时间的临近,永杰越来越感到紧张和不安。几分钟之后,一辆豪华 宝马车开到了他的房前。
 
  「嘿,永杰,你准备好了吗?」车门打开,一个绝色女孩跳下车向永杰打招 呼。只见那女孩穿一条半旧的浅蓝色加厚紧身低腰牛仔裤,脚下蹬一双黑色高统 皮靴,给人一种野性美;她留着长发,大大的眼睛,笑起来有两个好美的酒窝; 
  她的身材极性感,高耸的乳峰,圆翘的臀部,平坦的腹部以及极为惹火的修 长而丰满的双腿,令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不得不想入非非。她就是永杰在QQ里 认识的如如—美女如如。
 
  「噢,准备…准备好了。」永杰看呆了,好久才回来神来。
 
  「那,上车吧。」永杰开始怀疑他是否真的应该跟这位貌似天仙的女孩同去。 
  不太长的时间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美女俱乐部。
 
  「程姐,这位同学是我今天带来的新会员。」如如冲一个30岁左右的美女 笑了笑说。
 
  「好啊,辛苦啦,如如。」那个30岁的美女说着,上下打量着永杰。「如 如的眼力不错嘛,满帅气的小伙子。先填个表格吧。」说着递给男孩子几张表格, 「在这里填上你的地址和出生日期,在这里,还有这里签上你的名字。」永杰认 真地填了。
 
  「好了。记住你的号码是834号。子这样就行了。」程姐媚笑着说,「如 如,你一定知道应该把他带到哪里吧?」
 
  「当然了程姐,我会照料好他的。」如如笑盈盈地说。说着就带永杰往里走, 边走边介绍:「来参加快乐派对必须遵守严格的规定。」
 
  「规定?」男孩子不解地问。
 
  「对。就是必须完全听从指挥。不然会受到被阉割的惩罚。」
 
  「噢。男孩子听了,裤裆里冒出一股凉气。」
 
  如如带着永杰来到一间别致的小屋内。一条排水沟从小屋中间穿过,墙壁上 整齐地嵌着瓷砖,里面靠墙摆着好几个摊床,每个摊床中央都摆着一些古怪的, 用金属杆交叉悬挂在顶棚上的设备,还带有很多滑轮和其它附件。每个摊床前还 有一根专用的带喷头橡胶水管被精心地卷在一边。永杰不明白另外一些连接在墙 壁上放在摊床后面的带着小小园园的尖嘴的皮管是作什么的。在对面墙边是一排 水槽,上面的钩子和架子上挂满了盘好的绳子,链子和手铐。
 
  「同学,现在要躺到摊床上。快去吧!」如如娇嗔道。
 
  永杰顺从地走到3号摊床边躺了上去。一条绳子从顶棚的架子上垂下来,他 并拢的手腕被牢牢地缠上了绳子。然后,如如用两条固定在墙壁上的绳索分别绑 在永杰的左右脚踝上,通过滑轮把他的双腿向两边宽宽地分开。永杰现在觉得自 己根本无法挣扎了。
 
  「行了。现在开始清理你的身体。」如如说着开始解永杰的牛仔裤。永杰的 心嘭嘭跳着,浑身的血往上涌,脸已涨得通红。白衬衣被脱下,接着就是牛仔裤 了。
 
  如如看了男孩子的窘相,捂着小嘴笑了,边拉开那牛仔裤的拉锁边说:「这 是你第一次这样吗,同学?」
 
  「噢,嗯。」永杰不好意思地答应着。
 
  「别紧张,参加这个派对都这样的。」如如说着已经把永杰的牛仔裤脱下并 退到两脚踝处。男孩子的阴部完全暴露,由于过度兴奋,那两腿间的阳物已直挺 挺地立着。
 
  「哇,好性感,好棒啊!」如如看了看男孩子的那器官,不自觉地哇了一声, 「别紧张,放松。」说着,回过身子去摊床后面的一个桶里抓起一把油膏。他给 永杰看了看手里的油膏:「这是我们以前晚会的副产品。烹调以后总会剩馀一些 油脂的,现在用它清理你的身体。」说着她把双手伸到永杰分开的双腿中间,把 油膏涂抹在他紧紧夹在一起的肛门里。「放松点,同学,别紧张。」说着又拉过 一个软管,把它的喷嘴往永杰肛门里塞。喷嘴的感觉又凉又硬,虽然永杰挣扎了 几下,但是它还是顺利地插进了他屁眼。女孩扳下一个手柄,喷嘴在永杰的身体 里开始膨胀。水管沉重地挂在喷嘴下面,他无法把它们弄出去。如如打开水龙头, 永杰感到一股温暖的水柱冲进了他的内脏。一会功夫他就因为肚子里充满了水而 感到又憋又涨得很不舒服。
 
  「快停下来┅停下来,我受不了了!」永杰挣扎着说。如如只是笑了笑没有 理会他。当她最后关掉阀门的时候,永杰已经觉得他的肚子随时都会有爆炸的可 能。
 
  「现在就这样呆一小会,同学,好让清洗剂发挥功效。我们希望你的肠胃都 干干净净的。」
 
  「可是┅可是我只是要被抽选呀。」永杰似乎有些担心。
 
  「当然了,所有参加抽选的男孩子都要经过这样的处理。这样可以避免令人 不快的事情发生,而且也能节约抽选以后的时间。」如如说的不快的事情当然是 指男孩子被宰杀时大小便失禁的现象。
 
  「噢。」此时永杰也只好认凭如如摆布了。五分钟以后如如扳回手柄并且把 喷嘴拽出永杰的身体。一股洪水从他的肛门里喷涌而出,令小伙子感到从未有过 的尴尬。温热的水里充满了清洗剂和他身体里的污秽。更令人尴尬的是这样的清 洗又进行了第二次,第三次。当然,第三次的时候,从他屁眼里喷出的就只有水 和翻着泡沫的清洗剂了。这让如如非常的满意,里面已经没有任何污秽了。如如 又用水管仔细地清洗几遍了永杰的下身。
 
  「好了,同学。」如如说着,用一块大浴巾迅速把永杰全身都擦的干干净净。 
  现在我们可以到台上去和其他男孩子一起被抽选了。说着解开了缠住永杰脚 踝的绳子,顺便退下了他的牛仔裤。不过他的双手还被反铐在身后。就这样,如 如押着永杰向大厅走去。由于是一丝不挂地被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押着走,永杰感 到十分羞涩,他低着头、红着脸向前走着。
 
  大厅里聚集了很多打扮入时、气质高雅的女人,当然也有不少年轻漂亮的女 孩子,显得非常热闹。大厅的前面有一个台子,台子上已经站了十几位年轻帅气 的男孩子。
 
  「永杰,站到台上去吧。」永杰虽很不好意思,但还是顺从地站到台上画着 标记的位置上。他还从来没有设设想过在众目睽睽之下全身赤裸、双手被捆绑着 的感觉。这是一种极为特殊的体验,特别是当他听到附近桌边的几个女人正在评 论他的身体的时候,永杰十分害羞,头也不敢抬,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突然, 他的脖子被用力抻了一下,栓上了一个绳套,他惊讶地四下里张望,舞台上男孩 们的头顶上有一条木制的横梁,横梁上坠下来许多绳套。这时他的脚脖子又被用 力地抻了一下,也被绑上了绳套。
 
  「如如,怎么回事?」他叫起来。
 
  「没事,永杰。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我们不希望任何人在被选中后逃走。」 
  「噢。」事到如此,永杰也只好任人宰割了。
 
  美丽动人的主持人玲玲出场了,在场的女士们大声地鼓起掌来。「姐妹们, 抽选男生游戏现在开始!在抽选之前,请大家尽情鉴赏这些将要奉献给今天晚会 的帅哥们。首先,按照规矩,我们必须为这些肉体评定级别并且给他们加盖证章。 
  今晚程霞小姐将亲自上台评鉴,大家欢迎。「又是一阵掌声。戴着墨镜和薄 膜手套,光彩照人的霞上台了,她对所有的男孩子的胴体又是捏又是刺。永杰看 到这个刚才让自己填表格的美女姐姐向他走过来。她把她的专业评价人体的手指 伸到他的屁股下面,检测他大腿上的肌肉的质感,抚摸他的弟弟、揉捏那弟弟下 面的肉囊,男孩子已骄傲地勃起了,永杰已羞得无地自容。程小姐微微一笑,表 示满意,并给打了三个」A「,也就是最高等级」AAA「级。
 
  霞评定结束了。玲玲宣布:「姐妹们,我非常高兴的告诉大家,经程小姐鉴 定,在台上的每个等待被挑选的男生都非常优秀,请向这些乐于奉献他们美妙胴 体的男士们致意。」又一阵经久不息的掌声。
 
  「现在我来抽选第一个号码。」玲玲停顿了一下,抽出第一个号码,644 号。
 
  「姐妹们,第一位,是┅第644号——由琳琳小姐挑选的天南大学的阿亮 同学。永杰瞥了一眼站在身边的叫阿亮的男孩,发现他正在因为极度的激动而全 身战抖。
 
  玲玲又举起了一个编号。永杰也开始颤抖了,「我们今晚奉献给晚会的下一 位可爱的男生是一个新编号,由如如小姐挑选的燕北大学的永杰同学,第834 号!」
 
  在听到自己名字的一瞬间,永杰打了一个冷战,他清醒地知道自己已经无法 逃避这一切,几分钟后,他将亲身体验这种可怕的被女生们当作食物的游戏。人 们在台下大声喝采,但是玲玲还在继续她的宣布。「最后,是东海大学的家旺同 学,他的号码是347号。是由冰冰小姐挑选的。」人们又报以一阵更加热烈的 掌声。
 
  「下面,请各位女士们稍等一下,我们对选中的三个男孩子进行处理。」玲 玲的话音刚落,琳琳、如如、冰冰走上台,在一片掌握中分别押着阿亮、永杰、 家旺向处理间走去。由于双手被交叉反绑在背后,男孩子们根本没有机会挣扎。 
  他们只能顺从地跟着女孩们走。
 
  进行处理的房间和刚才清洗身体的房间很相似。房子里铺满了瓷砖,一套排 水沟穿过房间中央,旁边还有好几条小水沟。应该放摊床的地方是几个需要上几 层台阶的平台,平台上面分别安放着几个不同的机器。旁边的一个架子上,插满 了闪闪发亮的钢制穿刺杆,这些钢制的杆子大约有八英尺长,顶端被摩的尖尖的。 
  有一台机器看起来也挺吓人的,永杰觉得它就是一个全自动的断头台。那个 断头机有一条用金属制成的滑道,旁边的墙上有一排挂钩用来吊起牺牲者。还有 一台垂直安放的机器设计得很复杂。
 
  第一个被处理的是阿亮。他和永杰一样的年轻,一样的英俊帅气。琳琳把阿 亮牵到一台机器边上,男孩向永杰勇敢地微笑着。「男同学,勇敢点!」在琳琳 的命令下,阿亮顺从地分开双腿跪在平台上,随后,他的双膝和双肩被用皮带紧 紧地固定好。然后,她把固定阿亮脚踝和脖项的金属铐锁上。
 
  阿亮试着动了动,显然一点运动的可能都没有,他的下巴紧紧地顶在支撑下 巴的台子上。琳琳开始用大量的新鲜的从以往宰杀的男孩子身体上提炼的油脂涂 抹阿亮的下体,还有屁股,特别是肛门里。她熟练地抚摸着男孩子的因激动已经 涨到极点的阳物。阿亮发出兴奋的呻吟声。琳琳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停下抚 摸男孩下体的手,拿出一根直径有一寸左右穿刺用的不锈钢烤肉叉,安装在机器 上,在机器的带动下肉叉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金属碰击声。这是一种特制的烤肉叉, 在叉的头部有一个尖嘴,尖嘴周围有一排收缩起来的钢齿,按下按钮后,一排锋 利的钢齿开始绕着尖嘴旋转,可以瞬间切开人的体腔。
 
  阿亮在冰凉的钢叉尖接触到肛门的瞬间本能地抽搐了几下。当永杰看到肉叉 继续缓缓地但是平稳地插入阿亮肛门时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肉叉把男孩子的 肛门向两边撑开,逐渐地撑大那因为浸润了油膏而闪着亮光的肛门,直到他的整 个屁眼紧紧地包裹在肉叉上。琳琳冷冷地说:「同学,现在要开始处理了。」按 下一个按钮,尖嘴很顺利地从肛门插进了阿亮的直肠,一直往上。
 
  永杰看到阿亮痛苦地挣扎着,嘴里连连惨叫,鲜血从阿亮的肛门流了出来。 
  但这一切并不能阻止肉叉的插入,从腹部到胃到喉咙,鲜血淋漓的肉叉尖端 顺利地从阿亮张开的嘴巴里穿了出来,但是,闪着寒光的肉叉并没有马上停止, 它继续向前运动直到友亮嘴里出来杆子约有一英尺长为止。被穿在杆子上的男孩 子已经叫不出声来,但他的身体继续猛烈的蠕动着,不过最终他还是渐渐安静了 下来。
 
  永杰根本不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说好的游戏表演怎么忽然变成了真正 的屠宰。接下来的一幕更令他震惊:只见那叫琳琳的美女得意地一笑,按下了一 个按钮,阿亮的肚子上忽然出现了一条隐隐约约的细细的红线。切割刀在不断的 从他的小腹到胸腔之间来回运动,阿亮的躯体又开始剧烈地抽搐了,显然他感觉 到了极端的疼痛。
 
  忽然间,他的腹部被彻底从里面切开,阿亮的肠子和其它内脏一股脑从他肚 子上的切口里涌出并流进机器下面的一个收集箱里。几米外的永杰惊呆了。琳琳 又打开插在阿亮肛门里的尖嘴的开关,更多的肠子从他腹部的开口里和着水流冲 出来。琳琳把一把解剖用的小刀插进他的腹腔,割掉了最后留在里面的一小节肠 子。
 
  一台自动缝纫机细细地缝合了阿亮腹部的伤口,琳琳随后拨掉插在他肛门里 的尖嘴上的水管。两个女服务生过来用麻绳把阿亮的一双脚踝捆在烤肉叉上,他 的膝盖也被捆在了一起,随后,他的那双被反铐在背后的手腕又被用另一条麻绳 拦腰固定在身上,火点着了,开始烘烤男孩子的肉体。
 
  在琳琳处理阿亮的同时,家旺也被冰冰带到那台立式的机器前面,命令他趴 上去。马上,家旺的双腿就被紧紧地固定好了,当他弯下膝盖后,他的脚踝也被 一对铐子锁住了,接着他的手腕被机器上的金属铐子铐在了支撑他脚踝的支架背 后。
 
  现在,家旺全身无法移动了,他的姿势有点像是竖直放置的被用捆野猪方法 捆绑的猎物,不同的是他分开的双腿下面是一台机器。冰冰在旁边娇笑着,调节 机器的控制器。随着家旺下身被冰冰涂好了油膏,他的屁股被掰开,杆尖移过来 对准了他的肛门。冰冰把杆子向上推进到刚好牢牢地插在他的肛门里。阿旺性感 迷人地蠕动着。
 
  冰冰马上按下了「执行」按钮。永杰清楚地听到杆子刺破肠子的声音,家旺 开始尖叫着挣扎起来,一定是非常地疼的。几分钟后,杆尖出现在家旺张开的嘴 里,他的身体还在猛烈的抽搐,浑身在颤抖着痉挛着。忽然,机器自动地锁住了 穿刺杆的顶端,然后开始逆时针旋转起来。永杰听到阿旺身体内部发出一声金属 碰击的声音,穿刺杆在他的腹腔里折成了两节。
 
  后面的支架开始把家旺的手腕向下拉去,他的后背很利害的向后倾斜着,同 时他的腹部膨胀起来。突然,机器前面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尖刀,从家旺的肛门向 上深深地切开了他的腹部。切口一直划到他的胸骨下面。在穿刺杆的下半部份缩 回来的同时,他身体里的鲜血也随之倾泻而出。
 
  接着,冰冰按下了一个开关,家旺的肛门被撑得特别开,在机器开始抽吸的 时候,家旺的身体也跟着抽搐起来,随着扑哧的一声,男孩子的内脏一下子从管 子里被吸出并且统统掉在他屁股下面的盘子里。与此同时,永杰看到家旺那原本 直挺的下体一下子喷射出大股大股的乳白色的粘稠的液体,可以肯定家旺在极其 痛苦中也达到了猛烈的高潮。机器迅速收走从他身体里吸出来的东西,然后精细 的把他的身体缝合起来。他的双眼大大地睁着眼睛。冰冰按动了另一个手柄,穿 刺杆的两段又重新在家旺空空的腹腔里接在了一起。
 
  永杰现在都快要神经质了,当家旺被女服务生抬走时,他才意识到下一个该 轮到自己了,想逃跑已经太迟了,他现在开始被如如带向死亡机器。永杰趴在机 器上,如如把他的脖子紧紧地固定在支架上,并且迫使他把下巴紧帖在托架上面, 他明白这样的姿势是为了让穿刺杆顺利地从他的嘴里刺出。他在巨大的恐惧中, 忽然感到能让如如这样的美女宰杀自己是很兴奋的事,他原本疲软的阳物开始挺 起,这种感觉好极了。
 
  如如纤细的手指在抚摸他挺起的阳物,带给永杰无限的快感,从而分散了因 乳头被针头刺进的疼痛。当然,眼前这个美丽的姑娘现在可以随心所欲地对他为 所欲为。
 
  啊!这种感觉太妙了,永杰觉得现在就死去也值得了。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他下身的肌肉随着猛烈的抽送而抽搐着。在他火热的爱液喷射出来的时候,永杰 全身都爆发出剧烈的快感。
 
  接下来,女孩在他的肛门周围和里面涂抹了许多油脂。接着,有一个冰凉的 东西碰到了他的屁眼,那是穿刺杆的尖端。它很轻易地就伸进了他的肛门,把他 的屁眼极大的撑开,已经把他的下身彻底的撑开了。他知道女孩是存心这样干的。 
  忽然,他看到女孩的拇指放在了按钮上,然后后退了一步,按下了按钮。他 能感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他感觉到了穿刺杆平稳地刺透了他的肛门,杆尖不断 进入,已经到了腹部了。他因为穿刺杆的从腹部穿过带来的痛苦和快感而颤抖。 
  穿刺杆使他不由自主地用完全不同的姿势蠕动起来,它现在成了他身体里的 中心,他现在只能绕着它旋转。他觉得它顺利地插进了他的食道。当尖端从他张 开的嘴里出来的时候,他的双眼流下了两行热泪。
 
  永杰感到女孩走过来开始启动清理他内脏的开关。刀子在他的肚皮上划出一 条火辣辣的轨迹,突然,有什么东西从他被剖开的伤口中掉了出去。他的肛门感 到了剧烈的疼痛,水从他腹部的缺口中涌出,他所有的肠子都流出了体外。当腹 部的切口被针缝合的时候,他感到腹中空空如也的奇妙感觉。他的全身,从屁眼 到舌头都向火烧一样的剧痛,在胸脯上,机器自动从乳头向他的身体里注射了一 种火辣辣的东西。
 
  最糟糕的是他的双手还在身后被紧紧的反铐着,他现在极端渴望能够用双臂 拥抱抚摸自己的身体,虽然他知道这也不会丝毫减轻他身体里的痛苦。他看见女 孩伸过头来向他微笑,可能是意味着他已经被收拾好可以开始炙烤了。女孩解开 了捆绑他身体的皮带,这样他就可以更剧烈地在穿刺杆上面颤抖了,他甚至还在 女孩把他的脚踝绑到穿刺杆上后还有气无力地踢蹬了几下双腿。
 
  另外一条绳索把他的双膝捆在了一起,这样他又无法活动了。随后,女孩用 一块毛巾仔细地擦掉了他额头和脸颊上的汗水和泪水,刚才因为剧烈的疼痛和兴 奋,永杰的全身都出了大量的汗。接着永杰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水柱冲刷了他的全 身,好爽啊。
 
  永杰的头发又被仔细地收拢,然后戴上了一个湿漉漉的发套。这一定是为了 防止把他的头发烤焦,让猎物在餐桌上更美丽更性感会大大刺激起食客们的食欲 的。
 
  接下来,女孩又伸手抓起了一大把凉嗖嗖,滑腻腻的油膏,把油膏涂在男孩 的下体、小腹、大腿根还有胸部。这些油膏都是从以前被炙烤的男孩子们身体里 面提炼出来的,永杰身体里的脂肪也将被提炼成这种油膏。几个女服务生抬起了 穿刺杆,她们把永杰的身体轻轻地抬到了一个巴比Q火坑前。
 
  旁边阿亮和家旺的胴体已经在火上炙烤多时了。阿亮还在像高潮爆发时那样 不住的抽搐着,和阿亮一样,永杰身体上的穿刺杆的两端被轻轻地安放在烤肉坑 两端的Y型支架上。一下子,他身子下面的篝火被点燃了,永杰再一次进入了强 烈的高潮中。
 
  他可以清晰地感到火焰的热量在慢慢加热他的下体,旁边的几个美女服务员 在忙着在他的后背,屁股和大腿上涂抹凉嗖嗖的特制烧烤酱汁。
 
  如如在一旁看着,似乎非常惬意。穿刺杆开始变得很烫,并且开始灼烧他的 肛门。火焰还灼烧着他的阴部,那令男孩们最骄傲的器官再度勃起,下面的肉囊 胀大,火苗发出的热量就像一阵持续的电流一样刺激着它们,忽然,他屁股一挺, 一股强烈的快感涌遍全身,他做了男孩最想做的事——喷射了。朦胧中,他似乎 看到如如在捂着小嘴笑:「你们看,这小子被烤成这样了,还要干哪种事,他可 真没出息啊。」听了如如的话,在场的美女们都笑了。
 
  永杰不知道自己能在篝火上坚持多久。忽然,一阵刺痛和晕眩,原来女服务 生们把他在烤肉架上翻了个身,他们把凉嗖嗖的酱汁刷在他滚烫的脖项,肩膀, 乳房,胳膊,腹部和小腿和双脚上。他的后背和臀部同时也开始发烫。永杰试着 动了动脚趾和肩膀,发现自己的双脚和小腿已经开淋痹。想到一会自己将要全身 失去知觉,他开始拼命地挣扎,双手也疯狂地抓弄。
 
  他的身体又一次被翻转过来,有人又把一勺油膏和酱汁涂在他身上。他渐渐 感到一种沉沉的睡意涌了上来,他的眼皮无力地下垂了。朦胧中,他听到旁边的 如如在和女服务生们评论着他的身体和味道,他的双手还有知觉,但是已经变得 有气无力。
 
  恍乎中,他感觉到身体下面火热的刺痛的感觉慢慢消失了,他现在甚至有身 上的刺痛感觉是被冰块刺激出来的错觉。他联想起有一次冬天在室外洗温泉,然 后在热气腾腾的身体上擦上雪的感觉。「我还活着吗?」永杰在心里叫着。他试 图动动手指,发现双手已经麻木了,他拼命集中精力才能稍微活动一下双手。 
  「瞧,这小子的手已经不动了,他看来已经快不行了。」永杰听到一个女服 务生说。「嗯,15分钟了,也烤得差不多了。」是如如的声音。
 
  永杰感到身体里面的脂肪和肌肉已经开始融化,他的全身的皮肤都开始渗出 融化的油脂。他觉得身体上的痛苦和欣快似乎都渐渐离开他而去,只有灵魂还徘 徊在躯体中。
 
  永杰觉得自己的身体笼罩在一片青紫色云雾中,他很奇怪,现在他只感到阵 阵寒意。远处,隐隐约约可以听到翻转烤肉叉的吱吱声和油脂滴在火苗上发出的 兹兹声,还有几个漂亮的女孩在评论着什么。不过,这些都显得太遥远了。永杰 忽然忘记了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他幻想着自己正在进行着奇妙的温水沐浴,温 暖的水珠不断地从头到脚滋润着他洁白无暇的胴体,好舒服好惬意。他感到全身 的肌肤都在放松,自己的身体从来没有这样感到舒适过。突然,永杰的身体开始 向上升腾。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悬浮在半空中,他惊讶地睁开双眼,然后立刻发现他自己 健壮的身躯正穿在烤肉叉上被炙烤,那具躯体似乎还在本能地轻微地抽搐着。不 过,那似乎已经不再是他自己的躯体了,他漂浮在空中冷静地仔细地观察着这个 曾经属于自己的肉体。
 
  他的双眼无力地半张着,蔚蓝色的眼珠已经失去了光泽,双手也无力地下垂 着。他的全身都被烧烤成了焦黄色,他觉得他的身体变成这种颜色反而显得更加 性感,更加充满了肉欲。这时,女服务生又一次翻转了他的身体,他看见他的阴 部也变成了焦黄色,微挺的下体上面涂抹的油膏正在因为热量而嗞嗞冒泡。 
  他觉得自己的肉体真的是太出色太完美了,在被这样处理后被美女们享用真 是再合适不过了。他渐渐觉得自己的意识在慢慢减退,他遗憾自己的经历和感受 不再会有任何人知道了,这感受真是太奇妙太刺激了,美女们包括那个叫如如的 女孩一会儿就要开始品尝他肉体的滋味了。
 
  如如看着永杰诱人的胴体,他真是他太出色了,他那性感而结实有力的肌肉 令人陶醉,他胴体的滋味也一定是无与伦比的美妙,如如想着,笑了笑,拿起了 刀叉,插进了永杰性感的屁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