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奸小说 > 天香
天香
                天香
 

 字数:0.5万
 
  秀平是当年和程霞一起应聘到开发区的学生,比她还小一岁。虽然当时程霞 很嫉妒她比自己还漂亮,但除此之外对她没有不好的印象。与程霞走的道路不同, 秀平一直在开发区工作至今,并凭着自己聪明能干,当然更凭着漂亮迷人,20 多岁的她已经当上接待办主任,也算是成功女士。
 
  早就听说程霞开了个美女会馆,还有什么天香楼,生意火爆,但秀平一直没 去过。她也曾听说天香楼将年轻帅气的男孩子宰杀掉然后做成菜食的传言。秀平 也很想去尝试一下。因为她什么山珍海味都吃过了,还真没吃过人肉,更别说是 英俊男孩肉了。她知道那价格一定惊人,花自己的薪水去吃一顿那样的美食还真 有点心疼。
 
  于是她以好友的身份来拜访程霞了。
 
  秀平驱车来到天香楼,那是一栋三层楼的中式建筑,远远看去,亭台楼阁, 颇有些苏州园林的风味。「天香楼」,这么好听的店名,到也名附其实,英俊男 孩被煮熟后的肉香难道不是天香吗?秀平一边看一边走进了大堂。
 
  「欢迎光临!」
 
  站成两排穿着中式旗袍的漂亮女孩们的声音让秀平一愣。这时一个非常漂亮 可爱的女孩走了过来∶「小姐,您好!一位吗?」
 
  秀平点了一下头:「我找你们老板程霞。」
 
  女孩笑着说:「您好!您大概就是秀平小姐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秀平一阵不自然。
 
  「我叫孙艳艳,是这里的大堂主管,程总要我在这里等你,带你去贵宾房。」 
  「好、好!」
 
  女孩的举止谈吐十分的得体大方,「那请跟我来。」女孩把秀平引到了后院 的一幢有单独园子的平房,进门一看里面好大,有好几间房。女孩带秀平一间间 的参观,有卧室、厨房,还有一间放着好多好像是刑具的房间,奇怪的是正中的 一张大桌子,外圈是上好的红木,中间却有大约两个平方米的面积的不锈钢槽, 就像一个大水槽。
 
  「小姐,你们这里总体的感觉都挺不错的,怎么这里有一个这么不协调的东 西?」
 
  秀平问道。
 
  孙艳艳甜甜的笑了笑∶「是啊,是很不协调。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有些客 人喜欢厨师在现场进行宰杀和洗剥,如果没有这个不锈钢的血槽,血就都流到桌 子上和地上了,打扫起来很麻烦的。」
 
  「原来是这样,那男孩就放在这上面被现场宰杀啊!」
 
  「是啊」女孩回答道。
 
  「秀平小姐,我给你介绍一个男孩,还是你自己选?」
 
  「先等一下,小姐,还没见到你们老板呢。」
 
  「好的。要不你在这里先休息,我去叫程总。」
 
  「好的,你先忙吧!」
 
  孙艳艳给秀平泡了杯茶后出门去了。秀平走进贵宾室里坐在沙发上,暗想着: 程霞这丫头当年哪点比的上我?没想到几年不见这死妮子竟发达了,经营了这么 一个大买卖。
 
  正在秀平胡思乱想时,程霞进来了,她俩热情地拥抱在一起。「哇,秀平, 你这丫头从哪冒出来的?可想死我了。」
 
  「我也想你呀,程霞。早就想来看你了,可一直没空啊。」
 
  「哇,秀平,你这个小美女,还是那么漂亮!迷死多少男人啦?」程霞不由 得赞叹着。只见秀平乌黑的头发瀑布般随意地披在肩头,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 神、性感丰厚的双唇,俊俏的鼻梁上架着一幅大镜框的金丝眼镜,突显出纯情女 大学生一样的气质;一等一的绝佳身材,配上一条嫩黄色的chanel天鹅绒 齐膝裙,一双黑色的PINKY。
 
  「哪有霞姐漂亮啊。」秀平客气道。
 
  「喂,不说这个了,你找我有事吧?」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过来看看你。你怎么想起干这行了?」秀平问。
 
  「干这个好玩啊,你看这里有这么多的英俊男畜可以玩,还可以合法的宰杀 吃他们的肉,多好啊。」程霞得意地说道。
 
  「那你从哪里找来这么多英俊男孩?」
 
  「这个不能说,商业机密噢。不过,你今天既然来了,我请客,你看上哪个 了,我马上叫人宰杀掉,也让你尝尝我们天香楼的美味啊。」
 
  「真得吗?我还真想尝尝天香美味呢。」
 
  「当然了,我们姐妹俩多年不见了,我得好好招待招待你呀,我们就边吃边 聊。正好我昨天进来一批新鲜男畜,你自己选吧。」
 
  程霞边说边打开了电视,画面中出现了一个展厅,原来这是闭路电视,电视 中过一个个男孩的彩照,并配有个人情况介绍,包括编号、姓名、年龄、职业、 学历、身高、体重、上肢长、下肢长、阴茎长和粗(软的和勃起的)、背长、肩 宽、大腿粗等。
 
  哇!真是个个青春帅气。秀平都有点看花眼了。
 
  「怎样,选中了吗?」程霞催促道。
 
  「哈哈,都是帅哥啊,都不知道选哪个好了。」
 
  「随便先吧,选中了指给我看。」
 
  秀平点了点电视中一个稍显单薄的男孩的身影。画面中立即显现那个男孩的 不同角度的照片,还有特写镜头和个人资料。只见那男孩上身穿洁白的衬衣、下 身蓝色牛仔裤,墨玉一般的黑发,略微苍白的脸上有着绝美精致的五官,浓黑的 眉宇下是一双过于清澈的眼眸,俊挺的鼻梁,微抿的嘴唇有些秀气。稍显单薄的 体型,身上没有一点费肉,修长的双腿,富有弹性的臀被蓝色牛仔裤包裹得很性 感,最让人惊叹的是他的皮肤,白皙细腻到连女生都甘拜下风。
 
  资料显示:5639号,男,20岁,大二学生,身长178公分,体重6 0公斤,产地河北……
 
  「喂,秀平,你真会选啊,他可是这批男孩中最出色的一个哟。」程霞笑着 说着按了确定键。
 
  「哎!」秀平忽然若有所思的样子。
 
  「怎么了?秀平,是不是不满意?」
 
  「没有啦。只是这么出色的英俊男孩就这么被宰杀了挺可惜的。」
 
  程霞一下子笑出声来了,故意说:「你这个丫头还怜香惜玉啊,要是舍不得 或是怕浪费了,就把他带来,在宰杀之前让妹妹尽情的享用一番,怎么样?」说 着自己先捂着嘴笑起来。
 
  「你坏死了!」秀平说着抡起那粉嫩的小拳头就要去捶程霞。程霞一把抓住 那小粉拳,「怎么?被说到心里去了,别不好意思啦。」两人说笑着扭打起来。 
  「别闹了,别闹了。我通知一下前台,叫厨房的人马上宰杀,一会我们姐俩 好好喝两杯。」程霞说着松开了手。
 
  秀平也平静了一下,问:「你们都用什么方法宰杀?」
 
  「方法很多呀。最简单的是割喉放血,就像杀猪一样,然后剥皮开膛。还有 斩首、窒息、枪杀、机器屠宰等多种方法,可依照客人的要求选择。」
 
  「哇,好恐怖啊。」秀平吐了吐舌头说,「其它方法都太血腥了。窒息是不 是就是勒死啊?」
 
  「也不完全是啊。还可以闷死,比如坐脸窒息啊、用脚窒息啊、薄膜窒息啊。 
  就是勒死也有多种方法,可以用绳索直接勒死,也可以像绞刑那样勒死。不 知道妹妹喜欢哪一种啊?「程霞如数家珍一样地介绍着。
 
  「嗯…」秀平想了一下,「就一般的勒死吧。」
 
  「好,妹妹要不要现场看看怎么勒杀?」
 
  「还是别到现场吧,我会做噩梦的。」
 
  「好吧,那我就陪妹妹在闭路看吧。」程霞说着,拿起电话拔了号码:「喂! 前台吗?一号贵宾房点的5639号,勒杀,准备好后把画面切过来。」
 
  安排完后,程霞和秀平边喝茶边聊天边等待着。
 
  不一会儿,电视画面出现了一个高高的绞刑架,秀平看到自己选中的那个男 孩子双手被手铐反铐在背后,由两名特警打扮的女孩押着出现在画面上,后面还 跟着带自己进来的那个漂亮女孩孙艳艳。程霞说:「开始了,秀平。看看你的小 帅哥的表演吧。」秀平俏皮地用小手捏了她一把,没说话,认真地看电视。画面 中女孩们将男孩带到那个高高的绞架前,尽管男孩拼命挣扎,但还是不可避免地 被套上了绞索,女警抓紧男孩的头发,然后收紧绞套,将那粗大的绳结搁在男孩 的肩头,男孩的生命将很快终结于这根绞索,它将陪伴他度过生命的最后几分钟。 那个男孩无助地在那里挣扎着,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绝望。
 
  随着那漂亮女孩的指令,一名女警开始拉动绞索,那可怕的压力从绞索迅速 传到脖子上,男孩只能配合着踮起脚趾,可是绞索越拉越紧,很快,男孩被吊离 了地面,全身剧烈地抽搐和痉挛起来。他的躯体在长长的绞索下来回摆动,被反 铐在背后的两臂不停的抽搐,弄得那副铮亮的小手铐「哗啦哗啦」直响。牛仔裤 包裹下的修长迷人的双腿向前、向后、向左、向右拼命地乱蹬乱踢,仿佛想要重 新踩到地上,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他的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咳咳」声,胸脯 不停地起伏,努力地想要吸入更多的氧气,可是脖子上的绞索越来越深地勒入喉 咙,他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的,还能吸进来的一点氧气远远不够身体的使用。看 到这里,秀平全身有一股既兴奋又紧张的感觉。
 
  绞索越来越紧,男孩能得到的空气也越来越少。秀平发现因为缺氧,男孩的 舌头已经被绞得伸了出来,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在绞架上不停地挣扎、停地蹬 踢、不停地抽搐、不停地痉挛。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男孩的呼吸已经被完全阻断,虽然还活着,但意识 渐渐模糊,他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他还在拚命的挣扎着了,不停地摇晃身 体,他是在靠着本能,跳着死亡的舞蹈。秀平看着浑身有一股说不出的兴奋。 
  七、八分钟后,秀平看到男孩的挣扎越来越弱了,只见他的双眼瞪得大大的, 眼珠朝上翻,嘴巴张着,舌头伸出老长。牛仔裤下的双腿软软地垂下来,并拢着, 脚尖朝下一只旅游鞋已经被蹬掉了,他的身体还在微微抽搐、震颤,整个身子以 绞索为轴,时不时地左右旋转着,并来回荡动。
 
  忽然,秀平看到在男孩的浅蓝色的牛仔裤的裆部,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湿斑, 并迅速扩大,随即就有水滴下来。啊,好羞人!那小子竟然尿裤了。秀平的脸有 些红了,一股较强烈的热流涌向她的下身,那里已经湿了。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程霞,你看,他好象尿了。」
 
  「他是尿失禁了。」程霞在秀平耳边轻声说道,「在绞刑过程中,失禁是判 断死亡的标志性特征。你的小帅哥表演结束了。」
 
  秀平问:「被宰杀的肉畜都这样吗?」
 
  「是啊,人死后,尿道括约肌松驰,膀胱里的尿液地不受约束地流出来,造 成这种失禁现象。」程霞很有经验似的说,「不过,女孩们会把他全身洗得干干 净净的,不会影响我们的食欲的。」
 
  秀平点点头。
 
  几十秒钟后,晃动的绞索终于慢慢静止下来,男孩的尸体软软的挂在绞索下 不再动了,他的脖子被绞索扭得歪向一侧,脸部表情很平静,眼睛紧紧地闭着, 嘴微微张开,舌头伸出来。被尿打湿后的牛仔裤紧贴在大腿内侧,尿还在持续不 断地顺着已踢掉鞋子的脚尖滴下来。男孩子现在已经没有一点羞涩感了。
 
  几个女孩子把男孩从绞架上放下来,其中那个叫孙艳艳的漂亮女孩扒开了他 的眼睑,看了看他那已经没有光彩的眼睛,好象是最后确认他是否死亡一样,然 后又抬起了他那只还穿着鞋的脚,把他的旅游鞋脱了下来,扔到一边。两个特警 打扮的女孩把他拖到水池旁,熟练地解开他的裤带,把他的衬衫从裤子里拉出来, 并脱下来。接着开始脱他的牛仔裤。当裤子被拉到他的膝盖处时,可能是闻到了 男孩临死时失禁在裤裆里的粪便的臭味,三个女孩子嘻笑着用小手在鼻子前扇动 着空气,并把那牛仔裤脱下来丢在一边。其中一个女特警从自己后边的裤兜里掏 出一把锋利的小剪刀来,一边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鼻子,一边剪开了男孩的内裤, 并皱着眉头,捂住鼻子把它丢到一旁的垃圾桶里。一条充满青春活力的年轻小伙 子的赤裸的肉体立即活色生香的展现在画面上。秀平虽然对男性裸体不算陌生, 可眼神还是直勾勾的盯着看,的确男孩的青春肉体太美太性感了。
 
  画面中的三位女孩可能是这种场景见得多了,她们嘻笑着一齐用力把男孩子 的裸体抬到水池的边台上,让他仰面躺在那台子上,分别拿了一块毛巾在上面抹 上香皂,边往男孩身上撩水边用肥皂洗他的脖子、胳膊、胸脯、小腹、阴部、大 腿、小腿一直到双脚。那名叫孙艳艳的漂亮女孩子还用小手故意拨弄了两下男孩 子那软塌塌的生殖器,逗得另外两个女孩「咯咯」地笑了。
 
  接下来,她们抓住男孩的肩膀,把他的脸翻到了下面,后背和屁股朝上,然 后把他的身体从边台上横过来,让他双腿朝外耷拉到地上,和身体的其他部分形 成了一个角度,那性感的臀部悬在了边台外边,这样男孩的肛门便清楚地露了出 来。女孩们从上至下把他的背面也清洗了个遍,特别是肛门处清洗得特别认真。 孙艳艳还调皮地将一根金属棒插进男孩的屁眼,在里面转着圈插动着,又逗得另 外两个女孩大笑不止。
 
  接着她们再重新将男孩翻回来,一名女孩拿过一把剃刀,先在男孩的阴部抹 上剃须膏,然后加水揉搓了几下,开始剔毛,然后又将其他地方细小的体毛细细 的刮净,又用清水将男尸全身冲洗一遍。
 
  最后几个女孩把男尸抬到旁边的肉案上,一名女孩从架子上挑了一把尖刀, 另一名女孩在男尸体下放了一只接血的盆。下面该开膛剖腹了。
 
  秀平怕血腥不敢再往下看了,就让程霞关了电视屏幕。她们又聊起当年开发 区的一些往事来。
 
  她们聊着聊着,不觉快11点多了,那个漂亮女孩打电话来说男孩肉已经做 好了,问要不要现在就上菜。秀平和程霞也确实觉得肚子饿了,就让马上上菜。 
  程霞叫人拿来一瓶高档红酒,她和秀平每人倒了一杯。这时女厨师带着服务 小姐托着盘子把菜也陆续地送了进来。房间里顿时充满了诱人的肉香味。
 
  「程霞,这肉可真香啊!真不愧是『天香』啊!」秀平闻着香味说。
 
  「是吧。那你就多吃点吧。」程霞得意的说着,端起了红酒,「来,秀平, 为了我们多年的友谊干杯。」
 
  她俩一边喝酒一边吃肉一边聊天,不知不觉吃了两个小时。已经吃得饱饱的 了,再也吃不下去了。秀平和程霞坐到边上去一边喝着龙井茶一边聊着天。 
  「妹妹不喜欢血腥的场面啊。」
 
  「是啊。太恐怖了。不过我挺喜欢刚才那种方式把人窒息。挺刺激的,还不 流血。」
 
  「妹妹要是喜欢就经常到我这来玩吧。我就叫人用窒息的方式宰杀那些肉男。」 
  「哎,我总得上班吧。」
 
  「也是,那我就送妹妹一盘窒息杀人的光盘吧。」
 
  「那太好,谢程姐了。」
 
  「我们姐两还客气什么。」
 
  当秀平驱车离开的时候,由于吃得太饱,她的肚皮还有点发涨。她开着车, 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个电视画面上的帅得让人心动的男孩以及刚才的美味。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