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奸小说 > 【乱马之记忆中的小茜】
【乱马之记忆中的小茜】
             乱马之记忆中的小茜
 

 字数:0.8万
 
  「小茜!」小霞从天道家的厨房喊道,「晚饭准备好了。」小茜在过去几个 小时中一直呆呆的坐在她的床上,追忆着乱马和她在火焰上的最期。
 
  「现在我要下楼去,装出快乐的样子,吃掉乱马。」她对默默的自己说着, 从床上站了起来,开始朝楼下的厨房走去。
 
  小茜一走进厨房就看到了乱马的眼睛正凝视着她的方向。乱马跪倒在厨房的 角落,4只手脚都被从放在她胸部下面用来固定她的凳子上面解开了,而穿刺桿 则还在她体内。
 
  「她的眼睛看起来很兴奋。」小茜想到,「死亡有什么好让人激动的呢?」 
  她又想着。
 
  「乱马差不多烧好了。」小霞说着用她的小刀切了一小片乱马的臀肉下来, 递给了小茜,「尝尝吧,她的味道很不错。」小霞说道。小茜毫无反应的站在那 里盯着被烹调好的肉。
 
  「来吧,小茜。这是她作为女孩的义务,我们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了。现在你 的责任就是吃肉,直到轮到你来象她一样捐出自己的肉为止。」小霞正说着,小 茜忍不住扭头跑出了房间。
 
  「这是每个女人的必由之路啊………」小霞轻轻地自语着,把那片肉送入口 中,又开始轻轻地哼起了她的小调。
 
  在墙角,乱马被移到了一辆手推车上的一个巨大托盘里,这让小霞可以容易 的把她推着送到餐厅里面的桌子上,然后在穿刺桿还在她体内的时候切割她并端 给食客们。大家都坐好准备吃饭后,早云会在晚饭开始之前弄走这根穿刺桿. 
  「小茜,我们就等你一个了,快点下来吃饭!」早云在餐厅里面喊着。 
  虽然过去几周小茜已经够让她父亲生气了,现在她却不想再气她爸爸了。 
  小茜决定离开她舒服的房间,到餐厅里和家人们一起毛骨悚然的等着吃《乱 马宴》。
 
  「好了,我来了。让我们开动吧。」小茜说着,在餐桌边上自己的座位上坐 下。
 
  「小茜,对我们的晚饭尊重一点。」早云说着站起来,走到乱马被烧烤的身 体旁边。
 
  「现在我要移走这跟穿着我们晚餐的穿刺桿了。」早云说着,把手伸到乱马 两腿中间,抓住了那根还插在她阴道内的穿刺桿,把它用力拉出来。
 
  当穿刺桿的尖头退回到乱马嘴里的时候,水气开始从她嘴里不断的冒了出来; 当穿刺桿继续整个被退出来的时候,乱马的两腿中间也冒出了水气。即使是小茜 也忍不住盯着乱马烤熟的、豁开着的、还冒着馋人香气的阴部了。
 
 早云领着玄马、小霞、九能和小茜(虽然有点不情愿)低头默默着做着餐前 
  祷告。小茜这么做只是表示对乱马的尊重,并且希望乱马不是为了救她才被 烧烤的。
 
  「好了,大家开动吧!」早云刚说完,大家就象一群饿狼一样撕割起乱马的 肉体来了。早云沉着地用一把大切肉刀把乱马的阴排从身体上面割下,加了些米 饭和泡菜吃了起来。其他人则继续撕扯着烤肉,并啃着骨头。
 
  小茜坐着看着这一切,感到一阵阵的恶心,没有用一片烤乱马的肉。
 
  「这实在是太野蛮了。」小茜这么想着时,小P跳到了她的膝头。
 
  「小P,你最近到什么地方去了啊?」小茜抱着小黑猪说道。
 
  小P看到人们撕扯着乱马的身体,吃着她的肉的时候笑了起来,「现在小茜 是我的了!」在小茜开始吻着他全身的时候,小P这么想着。
 
  「喂,你干嘛不吃啊?」小茜听到有人在她身后说道,她和小P一起吓得跳 了起来——站在小茜身后的是男乱马。
 
  「乱马!!」小茜尖叫着跳到了他的怀里。
 
  「啊……嗬嗬……」小茜抱得太紧了,几乎让乱马无法呼吸。
 
  「乱马,我的儿子!」玄马说着手里拿着一只烤腿走向乱马,「你的味道很 好呢。」玄马啃光了大腿上面的肉,把骨头丢到一边后补充道。
 
  「乱马,这怎么可能?她们刚刚烹调并吃掉了你!」小茜松开他之后问道。 
  「我直到这很诡异:我刚在我的房间里面醒来,就听到你们大家在吃饭。我 花了几分钟才意识到这不是在做梦,之后我就过来了。」乱马说完,搬了把椅子 靠着小茜坐下,拿了块腿排开始吃了起来。
 
  「嗯,我还真是美味呢!」乱马一边吃着「自己」的肉,一边说道。
 
  「我想当你们烹调我的时候,我死在了穿刺桿上;而女溺泉的诅咒也随着女 乱马的死而消失了。所以我就以这个形态复活了。」乱马说道。
 
  「你是说你的诅咒被驱散了?」玄马一边说着,一边一把抓起乱马的领子, 把他丢到庭院里面的池塘里面。
 
  「扑通」,「你在干什么!」乱马叫道,然后意识到他还是保持着男儿身。 
  乱马跳出池塘,抓住他父亲玄马的手一边反复的说着:「我好了,我好了, 我真的好了……」,一边跳了一段快乐的舞蹈。
 
  「哦,孩子你认为,如果我也上次烤架也能治好诅咒吗?」玄马说着自己跳 到了池塘里面,变成了一个熊猫,然后拿出一块写着:「谁知道熊猫肉的味道如 何?」的牌子。
 
  「我不知道,老爸。吃熊猫肉是违法的(^_^ )!」乱马说着,坐下继续吃 起女乱马的肉来。
 
  「烤熊猫是违法的?」小茜说道,「那为什么烤女孩不违法呢?」
 
  她补充道,不过还是无人回答。小霞开始收拾碗碟,早云把吃剩的肉放到冰 箱保存起来。
 
  乱马吃完之后上楼去洗澡,他在浴缸里面放满了水,然后跳了进去。
 
  「噢啊啊,很冷……」他冷的浑身发抖,「但是没有变成女孩!」他低头看 了看自己勃起的阴茎补充道。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如大家所愿:乱马回来了,让小茜觉得安心不少。她不再 对自己把女乱马害得被烧烤,来拯救自己而感到内疚了。她甚至忘掉了某天她也 会和自己的那根穿刺桿的尖头有一个「亲密约会」的事实——直到她听到她姐姐 小霞喊出了她很怕听到的那句已经太熟悉的话来了。
 
  「爸爸,肉吃完了。」小霞对她爸爸说道,而小茜想到这对她意味着什么的 时候,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早云走进了厨房,仔细检查了一下冰箱,确定小霞关于肉类储备的判断没有 错误。
 
  「肉怎么现在就吃完了?昨天冰箱里还有5块腿排,两块臀肉的!」早云说 道。
 
  「爸爸,我知道。昨天我上床之前我也检查过,它们还都在冰箱里的。」小 霞说着,转头看向正想偷偷溜出厨房的乱马和玄马。
 
  早云也看到了。
 
  「当你们这么偷拿的时候,大概我们爸爸,不幸正好在浴室吧?」小霞补充 道。
 
  「早乙女,你和乱马和肉失踪有关吗?」早云回头问着继续偷溜的两人。 
  「天道,你怎么会认为我们会这么做呢?」玄马转头对早云说,脚下却没有 停着向后退去。
 
  「是啊,是他干的。」乱马说着从他爸爸身边跑开。
 
  「你个忘恩负义的小子……你和我吃的一样多。」玄马说着追上乱马,两人 开始乱斗起来。
 
  「唉,这样的话我们需要比预想的更早补充肉类呢,小茜!」早云说道。 
  小茜则早在进到这间房间的时候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了。
 
  「爸爸,现在要怎么办?就当我不知道。」小茜说着抱着小P走进房间。 
  「小茜,你知道自从……」早云开始了长篇大论,不过被小茜打断了,「跳 过废话,直接说重点!」她愤怒的瞪了她爸爸一眼。
 
  「好吧,小茜。我们需要肉,而你是肉。所以我们今晚会穿刺烧烤你。」早 云说道。
 
  「但是,爸爸。我不想被烧烤。」小茜看着她爸爸的眼睛说道。
 
  「你没有选择的权利,小茜。」早云回答道,「回房间等着我叫你接受嫩化 处理。」
 
  听到「嫩化处理」这几个字,小P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它跳出小P的怀抱, 「小P」小茜喊道,不过它已经跑过走廊的转角消失在视野中了。
 
  「什么惹到它了?」小茜笑着,上楼回到了房间。小P鉆进了走廊尽头的浴 室,一头扎到一缸热水里面去了。
 
  乱马走她房间的时候,小茜正和乱马被烧烤的那晚一样坐在自己的床上,想 着怎么逃避自己马上要被烧烤的事实。
 
  「嗨,小茜。」他做到她身边之后说道。
 
  「你想干什么,乱马?」小茜问道。
 
  「我一直想告诉你一些东西,不过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而现在再不说 的话就没有任何机会了。」小茜在乱马说话的时候一言不发的盯着他。
 
  「你不是要告诉我,让一根尖桿穿过你的身体,然后被烧烤很舒服吧?」小 茜说道。
 
  「嗯,差不多吧。」小茜愤怒的瞪着他时,乱马转开了目光说道。
 
  「你怎么会享受那个?」小茜尖叫着,音量足够让屋子里的其他人全部都听 到。
 
  「我也不肯定。小茜,我想这是女孩的特权吧。我真的很害怕,一点儿也不 想这么做,但是他们把穿刺桿放入我的阴道之后,好像有什么东西控制了我的身 体。我肯定她们把穿刺桿放入你体内的时候你也会同样感到的。只要放松让它发 生,而后尽你可能的享受吧。」乱马说着,抬头看向气得头上快冒烟的小茜。 
  「出去!出去!」小茜喊叫道。
 
  「但是小茜。我只是想帮忙。这一次我不能替你了,他们今晚会把你架上烤 坑,这次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了。」乱马回应道,
 
  但是小茜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出去!出去!出去!出去!」
 
  「好吧,唉,小茜,我只是想帮忙!」乱马说着重重的关上门离开了房间, 一声很响的破碎声从房间里面传来,小茜把什么东西丢到门上摔碎了。
 
  乱马下楼来到餐厅,结果放在有2个不速之客和其他家人们坐在一起。 
  「九能、良牙,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乱马对着坐在早云和玄马身边的 这两个男生说道。
 
  九能带刀,我们知道,在上次嫩化处理并吃掉辫子姑娘的时候就出现过了。 
  良牙则是个新面孔。响良牙——路痴男,是乱马的头号情敌,一直和他争斗 着,给乱马找了不少麻烦。
 
  「那么,良牙。小P还好吗?」乱马笑着说。
 
  「你要为这句话付出代价的,乱马!」良牙愤怒的看了乱马一眼。
 
  良牙和乱马一样受了诅咒,一碰到冷水就会变成一只可爱的小猪(小P), 淋到热水就会恢复过来,但是小茜不知道这些。
 
  「我听到天道茜今天会被烧烤,所以我决定过来帮着让她更嫩一点。」九能 看着良牙说道。
 
  「我不知道他在这里做什么!」九能补充到。
 
  「我是为了小茜来的,在她最后的时刻我可以好好的『安慰』她的。」良牙 握拳砸着桌子说道。
 
  「你们两个她谁都不需要!」乱马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九能和良牙齐声问道。
 
  「因为她不想被烧烤,所以整个过程中她会不断的挣扎。」乱马说着做到了 桌子上面。
 
  「那么她不该被烧烤,只有想这么做的女孩才该被烧烤。」九能说道。 
  「对她爸爸说去!」乱马说着指向漠不关心的天道早云。
 
  「说什么都没用,她今晚一定会被烧烤的。这是最终决定!」早云宣告着, 九能摇摇头退回了座位。
 
  「你们认为现在把那块小烤肉带到这里来处理如何?」早云说着站起身来。 
  「好啊,天道。快把她带下来烤吧,我快饿死了。」玄马说着看向乱马,乱 马则厌恶的瞪了回去。
 
  「你看,天道先生。小茜不想被烧烤,为什么不放过她呢?」乱马和早云一 起走在走廊上的时候说道。
 
  「我不想再听这些了。小茜今晚要被烧烤,这点不会改变了。」早云说道。 
  「小茜!!」他朝楼上喊着,「你准备好被烧烤了没有!」
 
  听到她爸爸的话让小茜的心沉了下去,「哦,不。我还没有准备好。」小茜 轻声地对自己说道。
 
  她看着房门,不想起身下楼去面对在楼下等待着她的未来。
 
  「小茜。我们都在等你呢!!!」早云又一次喊道,这次他听到小茜的房门 被打开,接着看到她的头从里面探了出来。
 
  「快下来吧,年轻的女士。」她含着眼泪看着他时,早云说道。
 
  小茜慢慢的离开了她的房间,开始走向在楼下等着她的爸爸的身边。乱马还 站在早云身边。
 
  「小茜,我知道你不信。不过这确实是一段愉快的经历。」小茜走向他们来 到楼下时,乱马说道。
 
  「既然你不能改变将要发生在你身上的,就试着不要抗拒而是享受它吧。」 
  乱马一边躲避着小茜丢过来的东西,一边说道。
 
  小茜一点儿也不打算安静的接受处理,她不光攻击了乱马,而且还包括她爸 爸。战斗持续了几分钟,最后5个男人——乱马、玄马、早云、九能和良牙一起 按倒了她,她姐姐小霞则用厨绳把她的双腕捆到身后,并把她的脚踝捆到一起, 让她再也无法反抗了。
 
  「天道流料理法开始了。」早云说着,然后他们把小茜丢到他们用来嫩化女 乱马的那张床上,关上了房门。
 
  「爸爸,求你了,不要这么做。」小茜向她父亲祈求道。
 
  「抱歉,小茜。你知道为了让我一会吃你的阴排的时候,它能更柔嫩多汁, 这是必经的工序。」早云说着脱掉了他小女儿的衣服,让她浑身赤裸着被捆在他 面前的床上,然后他解开了自己的衣服。
 
  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她的手脚被解开重新捆在床角上面,早云则站到了她两 腿中间。
 
  「我只关心想快一点完事,好早一点把阴排送去烧烤,所以我们就跳过前戏 吧!」早云说着把2根手指伸入她女儿的阴道,「哦,天哪。我的小女孩还是个 处女呢!」早云的手指在里面感到了处女膜挡住了它们继续前进的路。
 
  「我得要在我的小女儿上烤架之前夺走她的处女。」早云笑着说道。
 
  他把自己移到了她的阴道入口,把自己的龟头送入了她的爱穴,毫不犹豫的 一口气送到最深处。早云按着她不断的在她体内脉动着,这让小茜疼痛的大声尖 叫着,直到最后她适应了她肚子里面的腾口。
 
  「还有几个小时,一切就都会过去了。」在他不断的在初经人事的小茜体内 进进出出的时候,早云俯身对小茜耳语道。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早云完事之后,九能和良牙一开始分开的,接着则是 一起上了小茜,以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方式对待了她。
 
  现在该轮到玄马了,早云认为玄马可以想他帮着嫩化小靡和女乱马一样帮着 处理小茜。某种意义上说早云是对的,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犯了个错误。 
  玄马不是以人的形态,而是以熊猫的形态走进房间的。他手里举着一块写着 「我准备好了,让我上她吧」的木牌,走近了那张床。
 
  小茜看到他,开始尖叫了起来:「哦,其他都可以,就是不要这么干!」 
  当他走到床边,站在她两腿中间做起早云、九能和良牙刚才做的那种事情。 
  「求你了,早乙女先生。在你干我之前变回人吧。」小茜哀求道。
 
  玄马举起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抱歉,小茜。我想试试熊猫做爱的感觉」, 接着他进入了小茜的体内,抽动了几次,然后又举起一块牌子,「哦,耶,这样 感觉更棒呢!」
 
  乱马走进房间,把一罐热水浇到玄马身上,玄马立刻变回了人形。他拔出还 留在小茜体内的东西,然后射在差不多已经满是精液的小茜身上。
 
  「真是多谢了啊,儿子!」玄马讽刺地说道,「我真的很想试试熊猫射在一 个女孩体内的感觉的,而你毁了这个机会!」玄马说着站起来,走向还拿着罐子 的乱马。
 
  「她不是雌熊猫,而是个女孩。给她点尊严,操她的时候变成人吧。」乱马 说着走开了。
 
  「乱马,你不想试试她吗?」早云问道乱马走到后院里面,发现烤坑在他们 嫩化小茜的时候已经准备点起来了,这样她被穿刺好之后,一切就都就绪了。 
  乱马四处一张望,发现了一些烤小靡和女乱马的时候没有出现的工具。 
  「乱马,你不想上小茜吗?」早云走出屋子走到乱马身边又一次问道。 
  「她不想被烧烤,所以我不会帮着嫩化她的。」乱马回答道,「嗨,这是什 么?」他指着那个他一进园子就觉得很奇怪的工具。
 
  「哦,那个?」早云指着那个装置说道,「那是杰西卡3000穿刺机,用 来穿刺非自愿的肉女的。不管她愿意与否,小茜都会被紧紧的绑在这台机器上面 被穿刺。」早云说道。
 
  「但……但是,这是不对的。女孩应该是自愿的而不是被强迫着上去的。」 
  乱马看看早云又看看那台机器,然后说道。
 
  「嗯,乱马。有时一些象小茜那样的女孩会拒绝接受她们的社会义务,所以 这种机器被制造出来,确保所有女孩不管乐意与否都接受她们的命运。」早云说 话的时候,乱马走到那台机器旁边。
 
  乱马开始想象他变成一个女孩被捆在这台机器上面,挣扎着试图逃离。早云 则在一边说:「不要挣扎了,现在是烧烤的时候了。」
 
  他可以发誓他可以感到穿刺桿进入了他的阴道,并从他的嘴巴里面穿出。他 本能的用手捂住嘴巴,以为可以碰到穿刺桿的尖端。早云看到了他的动作,知道 了他在想什么。
 
  「乱马,很遗憾你不能再变成女孩了,不然你倒可以上杰西卡尝尝味道。」 
  早云说着走回了房间。
 
  早云又一次走出来的时候,小茜的手腕又被捆到背后,光着身子被他拖在身 后。一根厨绳绕在她的脖子上,接着一条皮带连到早云手上。
 
  早云和其他人一起来到后院的时候都吃了一惊:乱马光着身体捆到了杰西卡 3000上面,机器没开动,但是为小茜准备的穿刺桿现在插在乱马的直肠里, 准备好只要开关一按就穿刺他了。早云笑着,走到机器旁边。
 
  「你在想什么啊?要我开动杰西卡吗?」早云指着红色的开关问道,这个开 关只要按下,就会驱动穿刺桿第二次穿透乱马。
 
  「穿刺烧烤早乙女乱马?」九能摆出一副快要吐的神情说道,「听起来就很 难吃的样子!」所有人都大笑了起来。
 
  乱马半真半假的希望他可以做为男孩再次品尝穿刺桿的味道,他曾经被穿刺 过一次,现在想在体验一下。
 
  「好啦,肉类管理局有严格的法律禁止烤男人,所以我得放你下来了。」早 云说着按下了绿色开关,让机器自动松开了全部绑带,从乱马直肠里面退出了脏 了的穿刺桿,换上一根干净的,然后早云把小茜放了上去。
 
  「不,我不会让你这么干的!」小茜喊着,当她的手腕一被松开她就开始反 抗,但是太迟了——她腿刚被放到位置上面,机器就被激活了。
 
  杰西卡把她推向前去,粗暴的把她的胸口压倒垫子上面,迫使她的胳膊伸向 前方,然后把它们锁在前方束缚器上,最后皮带把她捆起来固定好了。
 
  「爸爸,求你了。不要……」小茜哀求着。
 
  穿刺桿进入她的阴道9英寸,直到顶到她的子宫颈处才停下。
 
  「到此为止了,小茜。还有什么最后的要求吗?我是说除了放你走之外?」 
  早云说道。
 
  小茜想了一会儿,说:「乱马从没有和我做过爱,在穿刺之前,我想要他一 次。」
 
  她最不想要的就是再被人操一次了,不过这是她想到的唯一可以让她离开这 台机器,有机会再战一次的办法了。
 
  「好吧,小茜。你的愿望会被满足的。乱马!」早云喊着,等着乱马去穿好 衣服回来。
 
  「小茜的最后要求是和你做一次,去满足她吧。」早云说道。
 
  「但是,我不愿意!」乱马答道。
 
  「求你了,乱马?」小茜恳求道。
 
  「那……好吧。」乱马说着走向小茜,开始解开绑带。
 
  「不,不要放开她,乱马。骑到机器上面操她吧。你应该知道怎么骑在上面 的。」早云说着,和其他人一起大笑了起来。
 
  「什么!」小茜喊道,「我想和他在床上做爱,不是在这机器上。」
 
  「抱歉,小茜。我不会给你再次反抗的机会的。乱马现在上去满足她最后的 愿望吧。」早云说道。
 
  乱马再次脱掉了全部衣服,骑到小茜后面的机器上面。
 
  「但是她的阴道里面已经让穿刺桿占了。」乱马说道。
 
  「那就肛交吧,这桿子在她被烤好之前是不会拿出来了。」早云说道。 
  乱马把自己的阴茎塞入了小茜的直肠。从来没有从这里被穿透,新鲜的痛苦 让她不由得叫出声来了。
 
  乱马忘我的全力以赴的操着小茜,全然不顾他是否伤到了小茜或是小茜在不 
              停的流血——
 
  「流这点血不要紧,反正一个小时内她就会死了。」当他问她的伤势怎样的 时候,早云对他喊着。他完事之后,他从她直肠里面拔出了阴茎,在她身上又射 了一些,然后爬下了机器。
 
  「唔,准备的更充分了。」早云说到。
 
  现在小茜几乎很高兴穿刺桿会结束她的痛苦了。
 
  早云走到她身边俯身耳语道,「到时候了,亲爱的。」
 
  早云拍了拍她的屁股,然后按下了红色的杀戮钮。杰西卡启动了,她可以感 到体内静止的穿刺桿开始活动了。它穿过了她的子宫颈,让她疼得想要尖叫,但 是她没有,现在她只想让这折磨快点结束。
 
  杰西卡执行着程序,把穿刺桿一点点穿到她身体深处,同时不断摩擦着她的 阴核的最后让她潮吹的过程中,她一直静静的躺在那里。
 
  「不,我拒绝享受它。」她对自己说着,这时穿刺桿继续滑过她的阴蒂,又 一次让她潮吹了,「但是我就是无法忍住。」
 
  乱马走过来对她耳语道,「我知道你很享受这个,你碰到穿刺桿的时候,我 可以看到你的阴蒂勃起了——和我一样。」
 
  「我可以感到穿刺桿在我的胃部,这很痛。但是不知怎么,我忍不住不停的 潮吹。」小茜看着乱马说道,这时穿刺桿越来越接近她的喉咙了。
 
  「这是你的女性本能最后终于觉醒了,小茜。」小霞从厨房拿着一桶为了小 茜特制的烤肉酱走了过来。
 
  乱马和其他人看着小茜在愉悦中呻吟,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差不多要出来了!」她大声叫着,早云跳起来确定位置是否准确。
 
  最后一段,他稍稍摆正了一下她的脑袋,保证她的食道直通,然后穿刺桿从 里面穿过,擦着她的牙齿冒了出来。有一会,小茜无法呼吸,开始翻跳着试图缓 一口气。
 
  早云按下了另一个开关,打开了穿刺桿上的透气孔,让她恢复了呼吸。 
  「哦,上帝啊。这简直就是极乐。不能向乱马道歉真是太遗憾了,他说的是 实话。」小茜想道。
 
  接着穿刺桿从机器上面松开,早云和玄马为她做进一步的准备。一根固定桿 被装上,然后塞到她的肛门里面;她的膝盖被曲起,绑到穿刺桿上;她被准备好 了。
 
  「这就是我生命中最后的时刻了。」小茜这么想着。她的穿刺桿被九能和良 牙抬着走向烤坑,并把她架在了火焰上面。温度很烫人,一开始几乎无法忍受, 不过当小霞刷了一些烤肉酱到她身上之后开始感觉好一些了。
 
  小霞打开了穿刺桿上的马达——它会不断的转动她,直到她完全烤熟。 
  「你看上去美味极了。」小霞说着回到屋子准备晚餐的其他部分去了。 
  「我感到很有趣。」小茜自己想着,「什么!我刚才在想什么?」她在心里 面高喊着。她的思想停留在了这些想法上面一会,然后慢慢消失了。
 
  这时乱马带着笑容坐到她身边,心里想着:「这才是我要永远留在记忆中的 小茜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