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伦乱小说 > 女贼和女儿
女贼和女儿

女贼和女儿

永徽四年(公元653年)十月初,天气却依然热的叫人烦躁。这狗娘养的天气就如同这狗娘养的日子一般叫人难过。而就在如此酷热难耐的天气里,淳安县大户张宝财(虚构)却不待在他那舒适的卧房,而非要去那阴暗、潮湿的地牢,为的当然是那昨晚抓住的偷粮女贼。

  沉重的脚步在地牢回荡,张宝财走了进来。昏暗的拷问室里,陈硕真双手被绳子捆绑吊着。在昏暗的房间内,和别的女人相比不同寻常的丰满的胸部,桃子般的臀部,温柔的大腿,在奇怪的闪烁着光的紧身衣的勾勒之下,显得更加艳丽。

  “嗯…”难受的低吟,吃力的睁开眼,陈硕真迷迷糊糊的听到脚步声的临近,想抬起头看看来的到底是谁。

  “你…噢…”乳尖敏感的肌肤传来细微的阵阵刺痛,陈硕真挣扎着却发现自己被吊绑着,而因为她的动作,已经被长时间折磨而麻痹的部位又传来清晰苦闷的刺痛。

  陈硕真僵住了,她感觉到肠壁被某种东西刺激着着,下体和肛门也被插着粗大东西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该死…”双腿忍不住夹紧,陈硕真还来不及想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下体与双乳又是剧烈刺痛,她睁大眼睛努力想看清楚是什么东西,模糊中她似乎看见几根常见的女红用的绣花针扎在自己的乳尖上,殷红的血珠还不时的从针尖处向外溢着。

  “啪”

  “啊!”

  昏暗的地牢立刻响起了皮鞭抽打在肉体上的声音,和陈硕真的惨叫声。

  “啪…啪…啪…”皮鞭继续抽打着,与陈硕真的叫声混杂成一片。她的身体被皮鞭抽打得在刑架上摇晃着,身上的雨水、汗水、血水飞溅到空气中。昏暗的地牢内,一幅拷打美丽性感女性的凄惨场面映入张宝财的眼帘。他对折磨女性有着特殊的嗜好,看到漂亮女性在酷刑下扭动、挣扎的场面就兴奋异常!

  也不知他抽打了多少鞭,等他抽打累了停下来后,这才发现陈硕真早已疼的昏死过去了。

  “哗…”陈硕真被冰冷的凉水泼醒,她艰难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子丢掉皮鞭,拿起一根筷子粗细的铁条,上面满是恐怖的倒刺。

  “嗖…啪!”的一声,铁条抡了起来,抽在了陈硕真的大腿上,她拼命咬住牙想不喊叫出来,但还是从她裂开嘴的牙缝里挤出了一声“啊!”她身体向后一挺头向上扬起随之又垂了下来,牙依然紧咬着,透过被抽破的黑色紧身裤,可以看到她大腿上皮开肉绽一道血痕。

  “畜生!”陈硕真咬着牙恶狠狠的看着张宝财说道。

  “你个女贼,到我家来偷粮食,还骂我。”说着,张宝财抡起铁条又抽了下去。

  “啪!”这一次一下打在了陈硕真高耸的胸部上,“啊!…天杀的畜生!”陈硕真的身体痛苦摆动着转了半圈又转了回来。张宝财连着轮了几下铁条,自己也累得气喘吁吁。

  “妈的,骚娘们。你等着”张宝财说着,将铁条随手一扔就走了出去。陈硕真有气无力的垂下了头,看着自己满身的伤,绽开皮肉的伤口渗出了鲜血流进脚趾缝中。

  没过多久,张宝财就匆匆的又赶了回来。这次他身后跟着几个小斯,搬着一大桶燃烧的木炭,这么热的天气拿这么多燃烧的木炭,陈硕真很清楚张宝财想要做什么。

  果然,张宝财从桶里抽出一块通红的烙铁,狰狞着走向陈硕真。

  “吱嗞”张宝财将烧红的烙铁轻放在了陈硕真雪白的大腿根上。

  “啊…嗯…”陈硕真哼呜着,她低垂着头,鼻子和嘴中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一缕清烟冒起,接着是一股皮肉烧焦的刺鼻焦臭味,显然张宝财还没往死里烙。他只是想让陈硕真先慢慢感受烙刑的煎熬与痛苦。

  张宝财撤回了手,把用过的烙铁放回桶里,又抽出一块烧的已发白的烙铁,狠命的往陈硕真高耸的胸脯上烙去,胸脯马上被烧烂,烧焦,“嗞……”陈硕真低垂的头猛地仰了起来,披在胸前的长发全都甩到了脑后,苍白的脸上的肌肉全都缩在了一起,眉头紧锁,牙关咬得吱吱作响。她感到这巨大的灼热烧穿了她的胸膛,烧透了她的后背,她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胸口自然的向回缩,痛苦的扭动身体,“哼、哼……呃……嗯……”的声音不断发出,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大,“啊!”随着陈硕真的一声大叫,只见她下体一股黄色液体喷涌而出,伴随液体飞溅出来的,还有一根木刻的八角先生(古代对那个的叫法,似乎是),接着头一歪,陈硕真又昏死了过去。

  张宝财拖过那碳桶,炉膛里熊熊的炭火中插着几只钢钎,张宝财从炉火中取出一根钢钎,钢钎的头上是烧的通红的烙铁头,将烙铁头举到陈硕真胸部的乳沟处烫去。

  “嗤”的一阵声响,青烟腾起,陈硕真在昏厥状“啊”的一声惨叫,身体不住的抽搐着,尿液顺着大腿哗哗的往下流淌着,昏暗的地下室被一股刺鼻的焦味及一股腥臊味充斥着。

  “呵呵”张宝财看着眼前自己亲手创造出的作品,满意的笑着。他将陈硕真从刑具上解下来平放在地上,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

  “呵呵,骚货这可是好东西。大爷赏你了。”说着张宝财将小瓷瓶里的液体倒在陈硕真的伤口上,只见白色的汁液沿着伤口慢慢渗入到陈硕真的体内,冰冰凉还带有一丝舒爽的感觉使昏迷中的陈硕真不禁呢喃起来。“嗯…嗯”昏迷中的陈硕真不会知道,张宝财倒在她身上的液体,乃是用妓女做爱时的淫水伴着特殊草药熬制而成,是强效的催情药剂。

  月黑星稀,夜寂如墨。

  张宝财卧房的床上只熟睡着一位中年妇女,而另一间卧房是张宝财独生女张翠儿的,一张檀香木床上铺着一床大被子,此刻这床大被子正在异常的微微抖动,里面不断的传出吱吱哑哑和哼哼唧唧的声音。

  “爹,用力…别停,不要停…啊…”寻声看去只见被子的边上伸出了四条腿,在上的那个粗壮有力,在下的那个细腻光滑;细腻的那个只要一有微弱地挣扎,粗壮的那个便马上开始鲁莽地按压;四条腿在床上不断地来回磨蹭。没一会儿,上面的那个猛动了几下,便死死地压住不动了,说道:“别动,乖,骚女儿…爹射进去了…”底下的那个便不动了,却把脚尖绷直了,微微的不住颤抖,带动得整个小床也一阵摇晃,不一会儿,这双细腻的小嫩腿就软趴趴地弯在床沿边上了。这时被子突然被掀开了,原来那双粗壮有力的腿属于张宝财。而那双那个细腻光滑的玉腿却属于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张宝财的女儿张翠儿,只见那张翠儿蛾眉杏眼,丰乳肥臀,皮肤细腻如丝,此刻一张娇嫩的脸上却挂满了妩媚。

  此时,床上的张宝财仍然搂着女儿不放,粗壮的大腿插在女儿的幼嫩的双腿之间缓缓地摩擦着,一只手搂着女儿的脖子,另一只手伸到女儿的上身摸弄着那温软的胸脯,“小浪蹄子,今晚的夜还长着呢…”说到这儿,张宝财嘬住女儿的嘴,湿滑的舌头在两个口腔内来回吞吐着,看到女儿的脸蛋越来越潮红,父亲便把手伸进了女儿的大腿之间。张翠儿本能地把腿夹紧却早被父亲的大腿搁在裆里,无奈只好扭臀躲闪,却哪里敌过强壮的父亲。张翠儿只觉下身一阵刺痛,便被几根粗硬的东西插入了阴道,先是一指,后又是一指,再是一指。最后,整整有三根手指在女孩那柔弱的地方进进出出,揉捏按压。柔弱的张翠儿,羞耻早被摸了个精光,一股水儿渗在父亲的手上,连着刚刚射进去的精液搅拌涂抹,赤红的下体一片狼籍,黝黑的阴毛都粘在一块儿,上面还撮弄出点点泡沫。

  “爹,那个女贼你怎么处置?”张翠儿享受着身下的刺激,娇媚的问道。

  “我还没用呢,等我玩够了就卖到妓院去。”

  “哦,用力。下次我也要去玩…哦…玩玩她。”

  此时凭着丰富的性爱经验,张宝财知道女儿有感觉了。而身子下面女儿的那具雪白丰满的诱人身躯开始慢慢泛红,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张翠儿在张宝财的挑逗之下,下身的酥麻感慢慢的扩散到了全身,下身红色的小溪里流出了缓缓的淫水。张宝财看到女儿粉红的嫩肉里流出了爱液,心中那股欲火顿时爆发。那条大肉棒,青筋暴涨,马眼里已经流出了透明的欲液,一翘一翘的正寻找一个湿润的洞口。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张宝财跪坐撑起下体,望前耸身,腥臭的阴茎凑到女儿的嘴边,“张嘴…翠…乖…”被自己父亲挑逗的情欲高涨的张翠儿,早已软成一团,两颊绯红,杏眼迷离,乖乖地把通红的小嘴张开来,张宝财把龟头在女儿的红唇上来回磨蹭,粘稠的精液涂满了女儿的小嘴。

  翌日清晨,张宝财早早的从女儿的卧房出来,偷偷摸摸的来到自己的卧房,轻轻推开门,然后探头向里面看去。当看到里面的情景后,他那软趴趴的东西又开始蠢蠢欲动。

  一个有着完美男性身材的男人,趴在自己美丽妻子的身体上尽情的挺动着腰部。他健硕的屁股不停的耸动着,每一次剧烈的耸动都会伴随着“啪啪”的撞击声。在老婆那美丽、阴毛稍显浓密的阴户中,一根又黑又粗的鸡巴正大力的抽插着。老婆那美丽的阴户,已经被这根自己完全比不上的鸡巴肏的一片狼藉,大量的淫水儿早已经打湿了身下的床铺。

  看着男人肌肉结实的完美背影,张宝财自然不会陌生,这个人就是自家的武师。在他身下的妻子,早已经在他有力的撞击下臣服了,显现出的风情是他从来没有看过的。紧紧环在男人脖子上的手臂、大大张开的双腿、还有不停配合着男人撞击而挺动的阴户,都告诉他妻子是多么的舒服、多么的满足。已经年近40的妻子,表现的就好像一个荡妇一样。

  “你这…死鬼,在你那里…肏了我…还不够,非要…在我和…夫君的床上…肏我。哦~~人家…在家里…被你…这么狠肏,怎么对得起…夫君啊!”老婆平时冷静中带着睿智的声音,此时是从来没有过的骚媚,妻子虽然这样说,但是淫贱挺动的骚屄告诉他,这只不过是她在和奸夫调情而已,这令张宝财非常的兴奋。

  “我的好姐姐你就慢慢享受吧,今天我一定要你怀上我的种!”武师兴奋的喊道。

  “你这…大坏蛋,竟然…早就…打这个注意了。你怎么……对的起…啊!哦!好爽……你肏的…太舒服啦!使劲儿啊!被你的…大鸡巴肏,真是…爽上天啦!”老婆此时完全没有了平时的严肃认真、英姿飒爽,完全成了粗大鸡巴的俘虏。

  “自从上次肏完你,我已经好几天没有肏过你了。你老公天天都在家,害得我一点儿机会都没有,这几天我要好好肏个够、我要再搞大你的肚子啊!”武师一边大力肏干着老婆美丽的阴户、一边兴奋的大叫道。

  “还…还不是地牢…地牢里那骚货”说着,张宝财的老婆翻了个身,趴跪在床上崛起那雪白的打屁股。

  武师一边快速的操弄着那撅起的雪白屁股,一边伸出了两只手,拉住了张宝财妻子的手,把她的上半身努力的拉向自己,妻子的身体被拉成了一个完美的半月形,那武师现在就像一个狂放不羁的骑手,无情的挥舞着胯下那根黑壮的肉棒,“啪,啪啪……”一鞭比一鞭狠的不停的抽打着,试图驯服胯下那匹倔强美丽的胭脂马,妻子的头高高的昂起,小嘴微微的张开,表情似乎很痛苦,坚挺的乳房随着那武师的冲击不停的摆荡着,又黑又大的乳头也翘的笔直…就这样抽插了七八分钟,那武师似乎累了,一个翻身把张宝财的妻子压在了身下,看着她修长雪白的大腿,那武师吞饮了一口唾沫,直起身子,把她的两条纤细秀美的小腿架到了肩上,用手在张宝财妻子的肉缝上抹了几下,撸了撸依然坚挺的肉棒,调整好位置,屁股深深的压了下去,那武师的臀部压得是那么的用力,从张宝财的角度看去,他妻子的身体被折成了两半,纤细的小腿压在坚挺的乳房上,挺翘的美臀高高的撅起,粉红的肉缝中间深深杵着一根乌黑粗壮的肉棍,全根而入,只能看到两个黑黑的卵袋微微的摇晃着,“噗、噗”那武师结实的屁股狠狠的撞击着,他尽力的把两条洁白修长的双腿压向妻子,妻子的白嫩的脚掌被压得贴住了她的头部,她挺翘雪白的美臀夸张的高高撅起,美臀中央那条粉嫩的肉缝中央一根粗黑的肉棒不停的插入抽出,那武师每次都是狠狠的尽根而入,缓缓的抽出,接着又像利剑般狠狠的刺入,带出来一圈圈白色的泡沫,那武师的嘴也没闲着,一边抽插,一边抱着张宝财妻子的乳房啃的啧啧有声,他似乎很喜欢张宝财妻子那木瓜状的乳房,对着乳头又舔又咬“啧啧,夫人,以前真看不出来你这么浪啊,这奶子真香啧啧。这身材、这皮肤的手感,额。真他妈的紧,真舒服啊”,此时张宝财的妻子已经陷入了迷乱状态,两只手紧紧的扣住了那武师汗津津的后背,头部不停地左右甩动,呻吟声随着那武师的撞击高低起伏,浑身漫起了潮红的颜色,张宝财知道,那是妻子的高潮前的征兆……那武师的呼吸声也渐渐的粗重了起来,他的抽插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就像打桩机一样,大床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嘎嘎声“啊,啊,我快到了”随着最后一次重重的插入,那武师的胯部死死的抵住了张宝财妻子雪白丰满的臀部,屁股一抖一抖的,大腿像打摆子似的抽搐了起来,“啊…”张宝财的妻子也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叫声,看来他们一同到了高潮。

  卧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有武师和张宝财妻子微微的喘息声。

  “大坏蛋,射这么多”张宝财的妻子娇媚道,“快走吧,等会那死鬼该回来了。别忘了今晚再来啊”。

  接着就听见屋里有人下了床开始穿起了衣服,张宝财微笑的脸上带着满足离开了房门,来到了地牢。

  进入地牢,首先映入张宝财眼帘的是一个赤身裸体、肌肤细腻如雪的女人,正躺在地上,一手揉捏着自己的乳房,一手抠挖着自己的淫穴。

  “果然是个荡妇”张宝财不屑的说道。

  陈硕真整体曲线无比诱人,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勾魂摄魄。张宝财突然伸出手捏住陈硕真娇嫩的下巴,嘴巴凑过去亲在她的红唇上。陈硕真红唇轻合,轻轻含住男人伸过来的舌头慢慢摩擦,将柔软的小香舌伸过去给他含住,任他用力吸吮。她不时的扭动身躯,很具挑逗,尤其是陈硕真探进男人双腿之间慢慢摩擦,令男人下身阴茎不时的碰触她的小穴。

  “给我,我要”陈硕真双眼冒火般的看着张宝财腻声道。

  张宝财双手握住陈硕真那一对玉乳,粗暴的揉弄。隐隐中,他有一种邪恶的快感!早上妻子那浪荡的模样就好像一剂春药一般,张宝财忍耐不住,突然拥抱着陈硕真,其软如绵,蚀骨的滋味很强烈传遍全身。全身血液快速的奔腾,张宝财挺枪就刺!

  但冲刺了几次,可能角度问题,阴茎在陈硕真小腹顶了几下,却不入。张宝财皱眉,陈硕真忙伸出娇嫩的小手握住阴茎。她踮起脚尖,下体作出很诱惑的动作,轻轻分开,把小手里的阴茎对准自己的小穴,等待男人的冲刺。

  “噗!”阴茎进入那紧裹的梦中地。

  陈硕真蹙起黛眉,阴茎太粗了,她感到有膨胀感,还有火热,她不自禁浑身都在抖。

  “啪啪啪!”张宝财大力冲刺起来,肉体激烈碰撞!柔弱似痛苦的表情,小穴里的紧凑滑润,令张宝财更加疯狂。陈硕真脸上痛苦神色渐渐淡去,双眸朦胧,眉头轻皱,玉乳不时的颤抖着,代表男人还在冲刺。

  “喔…好…舒服…”轻吟的话语从喉咙发出,显然强烈的快感有心而发,陈硕真捂住小嘴,想控制住,张宝财却如野兽,阴茎不断的抽插,冲刺!

  “喔,唔…唔…喔…喔喔…”陈硕真那里能忍得住,阴茎在小穴冲刺,每次点触她的…子宫- 花蕾,让她截不住的全身酥软。

  她的呻吟声渐渐大了起来,充满野性的媚叫一声声响起。更加刺激的张宝财,动作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快。终于,一股火热犹如岩浆般滚烫的精液喷洒在她的花蕾上…这一刻,陈硕真感觉自己好像身处在浪潮中,随浪起伏,一浪高过一浪。陈硕真全身剧烈的颤栗,八爪鱼般死命抱住身上的男人,红唇里发出含混的声音。她被男人推上了…高潮,这种感觉是陈硕真从未有过的。男人停止冲刺。陈硕真浑身淌满了汗水,高挺白嫩的玉乳随着娇媚的喘息一起一伏的波动着。一张娇艳绝伦的玉容,泛着桃红,双眸半开微闭,似乎还沉醉在的高潮中,不能自拔。

  “噗”的一声,似乎有热热的水洒在了陈硕真赤裸的身体上。紧接着是重物倒地的声音。陈硕真眯起眼想看清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一个熟悉又火热的异物塞进了她刚刚高潮完的下体。

  一个男人手持匕首站在那里,男人如石雕木塑,安然站立,他和她紧紧贴在一起,水乳交融。他的阴茎依然陷在陈硕真的小穴中,似乎正在酝酿什么?淫欲的火焰似乎有再一次爆发的迹象。

  良久,男人动了…

  陈硕真突然从欲火中惊醒,面对面,她似乎意识到什么,轻轻摇头,一脸的哀求。

  “噗!”

  阴茎的抽动,乳白色的液体被挤压而出,随着大腿根滴落…她尝试躲避,翘臀向后拱起一个弧度。男人阴茎挺进向前冲刺,大手托着她的臀猛的一挫…“噗…啪…”阴茎一插到底。

  “呃…呃呃呃…老公…不要”

  陈硕真感受到花蕾与龟头再一次的亲密接触,出于原始的本能,光滑的身子在男人身下要命的挣扎着。男人不为所动,他倏然抬起她的一条大腿,并不时揉弄她的臀。臀瓣中,菊花锁的圆环左右摆动,十分醒目。通过侧面,阴茎在小穴进进出出,乳白色的精液自臀间滴落…一目了然!

  男人持之以恒,啪啪声不止,男人伸手拉动陈硕真臀间的圆环,她昏昏沉沉,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雪白娇嫩的翘瓣正中,鲜艳夺目的菊门,小小的像一抹朱红。那一团团、一簇簇的菊花之门,正在拔蕊怒放。男人用力粗鲁一拽,菊管从陈硕真股间冒了出来!

  昏迷状态的陈硕真痛的张口欲叫,肛门的疼痛让她意识到什么。她咬着红唇,娇嫩的小手拼命捂住小嘴,但眼泪,却痛的大颗大颗落下。

  “啪啪啪”阴茎依旧在她的桃源洞穿插,男人拽着翘臀中间的菊管,旋转蠕动。剧痛!几乎让她昏过去,体会阴茎一次次撞击子宫花蕾带来的蟾酥。偏偏是那么的清醒。肛门的痛,让她性感嘴唇几乎咬出血来。小穴的爽,让她想张开嘴大声媚叫出来。

  “不要…不要…哦…”最后一声“哦”似呻吟,似喘息,似痛苦,似满足,就这声低吟已经令人血脉贲张,心痒难搔。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