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被司机看透了一切
被司机看透了一切
出了车站,拦辆计程车,问他,住哪里?
  他告诉司机地点,坐着,让他感觉到身体里面的东西更强烈了。
  两人坐在後座,他平常都是骑脚踏车来搭地铁,到他住处大约二十分钟的车程。
  他始终低着头,而身旁的男人似乎心情相当不错,语调相当轻松,还问了他平常怎麽搭车的,什麽工作,之类的问题。
  讲话讲到一半,黑暗中,他看到男人的手往口袋里头伸,突然,一阵低低的震动声搭配着一阵麻刺的感觉从体内传来,他瞪大眼,转头瞥了眼男人。
  和男人对上目光那瞬间,他的心重重钝了下,他随即又低下头,双手握拳,声音好大声、是不是太大声了、被司机听到怎麽办……可是感觉好棒,怎麽办,他勃起了。
  “你们两位是同事吗?”司机突然开口问道,是个友善的中年男人。
  “不是。是老朋友,今天凑巧在电车上遇到,决定到他家去坐坐。”“喔!老朋友啊?哇,在电车上相遇的机率很低呢。”“对啊,一聊之後才发现,两人天天都搭同班电车,到今天才相认呢。”男人用着平常的语调聊天,他听着男人的声音,原来他也有这种讲话方式,体内的震动感突然加剧,他震了震身子,好大声,嗡嗡声响,多聊一点,不要被听到……“真是太巧了!两位是同学吗?”“不算。”“那?”“哈哈,孽缘,这就不好说了。”黑暗中,男人的手爬上了他的大腿,慢慢的往他腿间靠近,在他大腿上来回抚摸,他紧张地想阖起腿,但身体却总是没办法动,加上体内的东西还不断地刺激着身体,他期待、他想要、拜托……隔着裤子,男人的手靠近了那已经突起的部位,但他刻意没碰触,大掌在大腿根部游移着。
  “哈哈哈,想必是什麽不打不相识之类的。”“该怎麽说呢,有点像主从关系那样吧?”“就是说啊,学 生很容易会这样呢,总是不知不觉间就会有人在前头带领。”“嗯。但也有的人天生就喜欢被人操 弄呢。”操 弄两个字听得他耳朵热热的。





  咦──那只手从大腿根部移开,食指和拇指靠近了那微凸的部位,抓着那拉链,不、不行……“对啊,哈哈哈,就是人家说的被虐狂体质吧?”“有虐待狂就一定有被虐狂嘛。这社会才会平衡啊。”拉链,在那男人的轻轻拉扯,慢慢的往下滑。
  汗水滑过他的脸颊,他吞吞口水,体内的嗡嗡声仍让他听不太清楚别人讲话的声音,但拉链的声音却清楚地传到他耳中。
  “那先生你们俩谁是虐待狂谁是被虐狂啊?”司机爽朗地笑笑。
  “这……也许,他比较喜欢被欺负吧?”从四角裤前面的开裆,钻进去,精准地抓住猎物。
  “哈哈哈,先生,您不反驳吗?您好朋友说您是被虐狂呢。”“……”他难过地眯起眼,司机的椅背有点模糊,要说点什麽对吧?他在跟我说话吗?
  然而他只感觉到下身暴露在外,接触到空气的那种冰凉感。
  “他刚刚喝多了。所以偷说他坏话也没关系。”男人继续他轻松的语调。
  “您果然有欺负人的细胞啊,哈哈。”下身突然被重重握紧,他倒吸口气,差点就叫出声音了。
  “是啊。我就爱欺负这家伙呢。”
  第六章
  好愉快啊。
  计程车上,和司机聊天聊得这麽愉快,真是难得的事情。
  右手是震动器的遥控器,随他心情调整,往前推点,身旁家伙就更加僵硬,往後推点,他就松了些,左手是身旁家伙害羞的东西,这样暴露在外面他反而兴奋啊,一直流口水呢,弄得男人的手都是。
  “快到了。”司机开朗的声音又提醒道。
  “嗯。”他放开那人的下身,可怜的家伙,本来想让他高潮一次,不过弄脏别人的车也挺麻烦的。
  “请问有卫生纸吗?”他问道。
  身旁的家伙身旁还是那僵硬的样子,司机贴心的把面纸盒往後递,他抽了几张面纸擦擦手,身旁的人慌忙地把拉链拉回去。
  突然,那人发出一声低鸣,随即弯下身,这当然,因为男人恶意地把刚刚原本关掉的震动器又打开,开关推到最大。
  “怎麽了?不要吐啊,这可是别人的车。”好愉悦啊,演这种戏,和不认识的家伙玩耍,对喔,连小宠物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需要呕吐袋吗?”司机也紧张了。
  “……我没事,谢谢。”喔喔,小宠物开口了,很少听见他的声音,原来他讲话的声音是这样,男人心跳又加速。
  车子停了下来,男人付了车钱,扶着身旁的家伙下车,司机也下车,问需不需要帮忙啊,男人摇手拒绝,说声谢谢。
  司机站到一旁,拿出手机,喃喃自语道,“真奇怪……”“怎麽了?”男人今天比平常还热心,居然还关心起计程车司机。
  “刚刚听到手机在震动的声音。以为有人打来呢。你们看看是不是你们手机在震动吧?”“喔,好,谢谢。”意味深长的笑笑,“是你的手机吗?”转身问身旁的家伙。
  对方没有回答,仍低着头。
  “怪了,可能我听错了吧。”“是啊,司机先生,您不会也喝酒了吧?酒驾危险啊。”他关掉那玩具的开关。
  “哈哈哈,我才没有。”男人目送着司机离开,才又回过身来。